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老婆總是別人的好
老婆總是別人的好
不論那個地方多么偏僻,只要有男人和女人,就有講不完的故事……生產隊開了好幾次全體社員的大會,有一個難題一直沒有解決。

  這個生產隊有一大片草原,草原深處有一個天然湖泊,生產隊就想派一戶人家到那里去生活,給生產隊里養魚。可那是個荒無人煙野獸出沒的地方,距離村莊很遠,即使是趕馬車,也得走一天的時間,一個來回就得兩天,盡管隊里給出了好多的優越條件,可沒有一戶人家愿意到那個偏僻荒涼的地方去生活,這不,今天生產隊又開會研究這個問題,半天了,還是沒有吱聲。真把生產隊長給急壞了。突然有一個叫黃水生的領工員站了起來說:如果隊里能派兩家人到那里去,我家就算一個。

  大家聽了他的提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沒有應聲。

  說起這個黃水生,村里人都很熟悉,他家就住在村西頭的水溏邊上,從小就喜歡玩水,游泳相當厲害,人長的也很帥氣,是村里最英俊的小伙子,他剛剛結婚不久,還沒有生孩子,媳婦郝淑賢性格比較溫順,什么事都聽他的,他辦事也從來不和媳婦商量。

  聽了水生的提議,隊長急忙說:行,那就派兩戶人家去,有愿意去的嗎?誰家愿意去,再有一戶就行了。到那里吃魚隨便,由生產隊供應糧食和蔬菜,給你們一掛馬車,再給一條船,再給你們打一眼水井,有去的嗎?隊里負責蓋四間房,生產隊選擇了一個良辰吉日,派了四掛馬車把兩家人和他們生活用的東西都拉了過去。

  新的生活開始了,前面是一個大魚塘,周圍是荒蕪人煙的大草原,這是一種近似原始人的生活,晚上點的是豆油燈,兩家人和用一個手電筒,一個收音機,那是生產隊給買的。

  他們很快就組成了一個四人小集體,水生自然是領導。

  第一個白天,他安排大家收拾屋里和院子,把房子四周的蒿草割凈,打通了一圈的防火道,防止草原上的野火燒房子。

  第一個晚上他們四個人坐在油燈下打撲克。他們拿出了兩紅兩黑四張撲克,然后分別抓鬮,看誰和誰一伙,結果水生和山杏抓在了一起,武勝和淑賢抓在了一起,他們一直玩到半夜,武勝和淑賢一次也沒有贏過。

  武勝說自己困了,就回西屋自己的那兩間房子睡覺去了,淑賢也倒在炕上睡著了。山杏和水生坐在炕上一邊聽收音機,一邊嘮嗑,她們越嘮越投機,快要亮天了山杏才起身回去睡覺,臨走前她深情的望了水生一眼,水生也在動情的望著她,四個大眼睛已經是碰出了火花。

  第二個白天,水生安排武勝和山杏兩口子出去放羊,自己和淑賢兩口子下下湖喂魚。可淑賢天生怕水,見水就哆嗦,根本就不敢上船。水生說:那我就和山杏一起下魚塘,讓武勝一個人去放羊吧。

  武勝說:羊在草地上是沒有目標的不停的走,這里的草原沒有標記,而且還有野獸,我也怕走不回來,還是有兩個人也好相互照應一下。淑賢輕聲的說:那我就和他去吧。

  于是,他們兩個人趕著羊群慢慢的消失在山坡的另一邊了。

  水生和山杏把魚食用木桶搬到船上,水生劃船,山杏往水里撒魚食。

  山杏到是不怕水,可她非常好動,像個小孩子,看見魚來覓食,就要去用手摸,看到青蛙在水里跳,她也要去抓,看到燕子在水面上掠過,也伸手去擋,結果一不小心就掉到了水里。

  水生急忙跳到水里緊緊摟住了她,把她舉出了水面。

  當他把山杏那肉乎乎的身子摟在懷里的時候,突然心跳起來。他知道這是自己盼望已久的擁抱,這是他日思夜想的擁抱,雖然是隔著衣服,他已經感覺到了山杏肉體的柔軟,他的手已經觸摸到了她的乳房和她的臀部,還觸摸到了她的小腹。

  他用力的往船上推她,他的手正好摸到她那豐滿的屁股,他猶豫了,推不推呢?推吧,那必然是女人性感的屁股,不推吧,她上不去船,水生摸著她的屁股呆住了。山杏急忙喊道:用力推呀,再推一把我就上去了。

  水生用哆哆嗦嗦的雙手使勁一推,結果手一滑,竟然觸摸到了她的陰部,這突然的接觸讓慌亂不堪,讓他興奮不已。山杏站到了船上,渾身都濕透了,衣服緊緊的貼在了身上,整個形體輪廓全部顯現出來,乳房清晰可見,屁股高高的聳起,就連陰部的骨架也顯現出來。

  她一邊用手往后梳理著頭發,一邊沖著水生笑。此時水生的雞巴已經挺起了,他不敢上船了,害怕讓山杏看見自己的雞巴已經把褲襠支出了一個大包。

  山杏說:看來這樣可不行,你要是不在,我就會淹死的,你還是先教我游泳吧。

  水生說:好吧。那我現在就開始教你游泳。

  他們找了一個水深齊腰的地方。水生在水里脫去了衣服和褲子,只穿一個大褲衩子,他發現自己的雞巴還是硬的,沒有絲毫的消退,他只好站在水里,把衣服和褲子仍到了船上。

  山杏也脫去了衣服和褲子,只穿一個背心和褲衩,跳到了水里,湖水一下子就把她的背心給飄了起來。

  水很清澈,水生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乳房和肚子,他忽然感到一陣緊張,真想伸手去摸摸她的乳房。

  山杏由于站立不穩,一下子抱住了水生,水生感覺山杏的乳房就貼到了自己的胸脯上,自己的大雞巴已經頂在了她的肚皮上,他急忙把屁股往后厥,把山杏推開說:我就先教你“狗刨”吧,來,你先彎下腰把上身浮在水面上,我用兩手掐住你的腰,你就不能下沉了,然后你把身體平趴在水面上,兩手向里撓,兩腿上下不停的撲打,一會兒就能學會。

  山杏先彎下了上半身,水生就用兩只手掐住了她的腰,水生感覺杏花的腰很細,很軟,富有彈性,山杏的身子在水面上伸開了。兩腿開始在水面上撲打,她的屁股不停的擺動著。

  山杏突然說:你的手捏著我的腰我活動不開,你就拎著我的褲衩就行了。水生急忙松開了兩手,揪住她的褲衩就往起拎,褲衩是松緊的,他往起一拎,山杏前一游,那雪白的屁股就全露了出來,水生急忙松開了手,那松緊帶馬上彈回去把山杏的屁股蓋住了。

  山杏真的就往前游動了,突然她的身子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半天沒有上來,水生急忙沉下去把她抱上了岸,大頭朝下,給她控水。山杏渾身是水,身子很滑,當他想把她的身子顛倒過來的時候,手里一滑,山杏險些掉到地上,水生急忙用手抓,結果把她的褲衩給拉了下來。

  山杏那粉白的大屁股和毛哄哄的陰部都從褲衩里露了出來,水生看到她的這些部位,立刻心跳過速,手腳都顫抖了。她急忙把她平放的草地上,然后就趴到了她的身上,用胸部和腹部上下的擠壓她的身體,又嘴對著嘴的往出吸水。

  這是農村人搶救落水者的絕技,水生用腹部和胸部不停的上下撞擊山杏的胸部和腹部,相當于人工呼吸。他的嘴也是很有力氣的,能把別人肚子里的水給吸出來,其實這種急救應該是有兩個人來完成,一個人按胸,一個人吸嘴。

  但是現在就他一個人,只好使用絕活了。他已經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胸部緊緊的壓著山杏的乳房,他的腹部也緊緊擠壓著山杏的小腹,他的雞巴已經頂在了她的兩腿間的黑毛上,他已經把山杏的舌頭也吸到了自己的嘴里。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是目的不純的,是一箭雙雕的,是一舉兩得的,一半是救山杏,一半是在滿足自己的欲望,他真想趁著山杏昏迷的時候強奸她,狠狠的操她一下子,可良心和理智告訴他救人要緊,這是北方農民淳樸善良的天性。

  他趴在她的肉體上不停的動作著,他的嘴在山杏的嘴上吸吮著……這時候山杏突然睜開了美麗的杏核眼睛,緊緊的摟住了他的脖子,貼著他的耳朵說:我會游泳!

  水生一下子全都明白了,他突然緊緊的抱住了她,瘋狂的吻著她,到處撫摸2著,摸她的乳房,摸她的屁股,摸她的小腹,摸她的陰部,他們兩個緊緊的摟抱在一起,不停的在草地上翻滾著。

  山杏用手抓住了水生的大雞巴,水生也把手指伸進了山杏的陰道里,他感覺山杏的陰道里熱乎乎的,濕漉漉的,滑溜溜的,他知道此時此刻,山杏的身子已經屬于他了。

  什么也不用說了,什么不用講了,自從看到對方的那天起,彼此就喜歡上她了,多次的接觸,多次的感知,多次的暗送秋波,多次的互相提醒,不都是為了這個幸福的瞬間嗎?他們幾乎是同時脫光了自己,山杏分開兩腿,仰臥在草地上,兩個奶子不停的起伏著,那美麗的杏核眼睛深情的望著水生那健康的體魄。

  水生盯著山杏倆腿間的陰毛,盯著陰毛中間的陰唇,她的陰阜很豐滿,亮晶晶的,那陰唇是黑紅色的,像一個緊閉著的小嘴,水生突然發現山杏用兩只手把自己的陰唇分開了,露出了里邊粉紅色的嫩肉,那粉紅的嫩柔上還有些褶皺。

  那粉紅色的帶著褶皺的小肉洞里已經是水汪汪的了。水生俯下身子把雞巴對準了杏花的陰部,他毫不費力的“嗖”的一聲插了進去,而且是插到了底,然后他就緊緊的把全身壓倒了山杏的身上。

  山杏“啊喲”一聲屁股一挺,兩眼一閉,緊緊的摟住了他。水生緊緊的摟著這個向往已久了的美麗女人的肉體,感覺她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都是性感的,都是堅實的,都是富有彈性的,都是光滑的,兩個光溜溜的身子緊貼在了一起,沒有一點縫隙,這幸福的感覺像電流一下子就通遍了他的全身,他幾乎是來不及抽動就發泄了。而且泄了很多,泄了很久。

  他感覺自己的雞巴又酸又麻。他感覺山杏的陰部在一次一次的收縮,緊緊的箍著他的雞巴,他的雞巴也像山炮一樣,每射出一發炮彈,就往后坐一次。

  雖然山杏沒有達到高潮,但是能讓這個身材健美容貌英俊的小伙子操上一回,她已經感覺是很幸福很滿足的了。

  水生望著身下這個美麗豐滿的赤裸的女人,他感覺自己是在做夢,他簡直不相信這是現實,他懷疑自己是在夢幻中。

  為了證實這一切都是真的,水生開始用舌頭在她的全身上下不停的舔著,舔她的乳房,舔她的脖子,舔她的肚皮,舔她的大腿,當他的鼻子經過她的陰部時,聞到了一股腥、臊、臭的味道,這味道強力的刺激著他的神經,他分開山杏的兩腿,就在她的陰部瘋狂的舔了起來,還把舌頭伸了進去。

  山杏的小逼里在往外流水,當然那流出的還有方才水生射進去的精液,那是黏糊糊臭烘烘的,還有點尿臊味。水生一邊舔,一邊都把那些東西吞咽了下去。

  山杏被他給舔的得屁股一個勁的往起挺,身子不停的扭動,她抱住水生的腦袋使勁往自己的陰部上貼,感覺水生的小胡茬把自己陰部扎得癢癢的,而且越來越癢,她真希望水生的雞巴是一個帶刺的黃瓜。

  她嘴里啊啊的叫喊著,“水生哥哥我不行了,你快快插我快操我啊,你怎么操都行,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把一切都給你了。”

  水生的雞巴早就暴漲了,他跪起身子,在山杏的兩腿之間,他捏著自己的大雞巴,他照著山杏的小肉穴狠狠的插了進去,他俯在山杏的身上,開始猛烈的抽插,用盡了平生的力氣,而且是越來越猛,越來越快,山杏瘋狂的蠕動著,不停的叫喊著:“水生哥哥,你操我呀,快操哇,啊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要尿尿,我要尿尿,我尿了,我尿了,我泄了,我泄了,我來了來了,啊,啊我要死了。”

 水生也大聲喊叫著沖擊著,卻怎么也壓不住她那瘋狂上挺的身子,他沒想到女人陰部往上挺的力氣會這么大,她像是瘋了。他們喊叫著,達到了人生幸福的定點。二人抽搐了一會,再也不動了,感覺就像兩個被宰殺了的豬羊,瘋狂的掙扎了一會,最后死去了。

  他們兩個并排躺在草地上,仰望著天空,喘息著,感覺非常幸福,非常刺激,非常舒服,回味無窮。草原這樣寬廣,四周卻空無一人,只有他們兩個赤裸的身體,他們互相望了一眼,又緊緊的摟在了一起。

  水生的雞巴很快又硬了。山杏說,我們兩個到屋里好好的干一次吧。水生說:行!兩個人翻身爬起來,光著身子,手拉著手就往高處的屋子里跑,他們都知道,在這樣荒無人煙的曠野里,是不用穿衣服的,他們感覺自己像是兩個原始人,像黃河的纖夫,像湘西的水手。

  山杏發現水生在奔跑時,那個雞巴還是很硬的,他每跑一步,那雞巴就上下擺動一次,水生也發現山杏的兩個奶子特別的大,每跑動一步,那乳房就上下顫動一次,她不停的跑,那乳房就不停的顫動。

  水生忍不住了,就伸手去摸山杏的乳房,山杏也忍不住了。就去抓水生的雞巴,兩個人一邊跑一邊互相摸,結果一起摔倒在了草地上。山杏是趴在了下邊,水生就趴在了她的后背上,用雞巴頂在了她的屁股上。

  山杏回頭望望他,本能的把屁股往起翹了翹,水生嗖的一下就把雞巴插了進來,杏花啊的一聲把屁股用力往上厥,水生摟著她的屁股開始猛烈的抽插,杏花一邊配合著他,不停的往起厥屁股,一邊輕聲的呻吟起來。

  水生更興奮了,用力的干著他,山杏的聲音逐漸加大了。水生說:要是難受你就大聲喊吧,反正這里也沒有別人。山杏真的就大聲喊叫起來:“啊,啊,水生,你的大雞巴好硬啊,好兇啊,你就用力的操吧,我高興,我好受,我非常的舒服……”

  她喊叫著,屁股一個勁的往水生的懷里拱,水生也越來越瘋狂了,用力的干著她的屁股,發出了啪啪的響聲。那響聲似乎是在天地間回蕩,那響聲讓他們兩個人更加興奮,兩個人都瘋狂起來,兩個人都叫喊起來。水生最后拼盡全力沖擊了一次,大吼一聲,精液怒射了。

  山杏感覺有一股滾燙的熱流涌進了她的肚子里,這熱流把她的全身給融化了。

  她感覺自己不復存在了,感覺自己是消融在了天地間。水生渾身是汗,杏花也渾身是汗,她那乳溝里就像一條小溪,兩個人癱軟的倒在了一起,都不停的喘息著,不停的呻吟著,不約而同的說出了一句話:“哎呀我的媽呀,太好受了,太舒服了,這一種什么滋味啊。”

  是啊,他們心里也都在想,自己兩口子操逼咋就沒有這種特殊的感覺呢?杏花不好意思的把頭拱到了他的懷里,他緊緊的抱住了她。

  藍天上云在飄,大地上風在走,碧綠的青草地上,兩堆白白的肉體交織在了一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