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朋友的老婆真好
朋友的老婆真好
在澳洲我的朋友圈子里,有一個比較要好的朋友,也只有他今年決定不回國過年,讓我和我老婆多少有點安慰,還有個朋友一起歡慶新年!

  這個朋友在三個月前失戀了,一個月前他追到了一個女生,這個女生就成了我出軌的對象。在此,我有一個愿望,就是希望我的朋友不要看到這個帖子,可是我也很渴望看到他看到這個帖子的那個表情,憤怒、惱火……矛盾死了!

  還是從這個朋友的老婆說起吧!我和朋友都是雙子座的,花心得很出名,可是,我跟老婆在一起這么久,有三年了吧!我從來沒有對別的女孩做過什么,因為我知道,我干的老婆是中國近代歷史最后一個處女!

  朋友的老婆叫做……還是不要說名字吧!給她現起個名字叫做:娜。她不起眼,不起眼到讓我第一次見到她不渴望下一次見到她!朋友把娜泡到手就要我們出來喝茶,那時候我禮貌性地跟我朋友說:「行啊!哥們兒,這么個美女就栽倒你手上了!」其實心里面想:不就是個上海人嗎!(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會喜歡上一個上海人!因為我媽媽曾跟我說過,上海的女生都很能算,很小氣、很勢利!)哈……我覺得自己好假!

  沒有多久,我的幽默感讓這個女生對我有了好感,因為我嘴巴比較花,而且比起我朋友,也就是每天見到娜都要干十幾次的朋友,要man多了!混熟了之后,這個女孩子就只出席有我在場的所有活動。一次去唱K的時候,娜安安靜靜地坐在角落,朋友時不時地沖上去摸摸她的咪咪、親親她的臉,然后不安份地摸她的下體,娜全都毫不抗拒地接受。

  一個角度,也就是這個角度,讓我被這個上海女人的眼眉深深吸引住,然后深陷苦海,讓我無法自拔地想著她。天啊!現在想想,我是不是瘋了?上海女生啊……

  她的胸很大,她的眼睛很漂亮,眼眉修輯得很有角度,讓人有感覺,最起碼是我的感覺,我的心突然會定格在她的眉宇之間,會不由得想看看她的雙腿,修長、圓潤。坐在斜對面的我,突然一種沖動,這個沖動也只停留在想的程度,我很想沖動地沖上去,咬著她的雙唇,然后一只手捏著她的咪咪,另一只手就抓住她的手幫我手淫,然后用我的身體撐開她的大腿……很淫穢的想法吧?不過我想得很High。我正想得很High的時候,她看了我一眼,娘的,太誘人了!

  那天朋友們都散去了,就剩我們兩家人,我們另找了個酒吧。進去之后,我老婆去廁所了,朋友去買酒了,就剩我和她兩個人。(不要以為只有我一個人獨自高潮地淫想,我想這個女人也是,她也經常用一雙放電的眼睛盯著我看,每次我都會被電到。沒錯,她很成功!)

  在我們兩個人獨處的情況下,我故意靠近她,也用我為她勃起無數次的肉棒貼近她的大腿跟她說話。沒錯,我就是揩她的油,要怪就怪周圍的人太多了!沒辦法,肉棒也太長了,偶爾的貼身是應該的,哈哈!

  我每次貼近她,她都接受了,默默地感受我的靠近,從不反抗,也沒有跟朋友說,于是讓我養成了一個習慣,只要朋友不在她身邊,我就會支開我老婆,用短暫的幾分鐘,摟摟她的腰、靠近她的脖子呼吸,然后用我三米電死人的眼睛勾引一下娜。每次,她都會用害羞的笑來回應我。我們開始了曖昧關系,彼此都知道,但是都不多說,或許都在等待某次的機會燃燒一下曖昧的激情。

  后來,終于等到一次可以促進感情的機會,那天我們吃飯吃得太飽了,靈機一動之下,我們去了一個晚間游樂場。哈哈哈……我在暗爽,因為我朋友有恐高癥,也害怕機動游戲,我只想說:Yousuchagirl!!強行之下,朋友只玩了一個摩天輪,小型的,總高度不到三層樓高,之后,我和娜都對一個UFO飛船感興趣,朋友不敢去,我老婆,想都不要想,女孩子家,所以,自然給我和娜創造了機會。

  我們若無其事地去排隊,看著我老婆和她老公走遠了之后,我們繼續我們沒完成的曖昧。在一個小籠子里面,我們開始了UFO式的近距離相擁,她控制不住失去了矜持,或許是我想多了,她可能真的是害怕。娜要求我:「燈星,你抱著我好不好?我怕!」她說完這句話,你說我能說不好嗎?一萬個愿意!

  我摟著她的腰,好身材,夠撩人的。我們隨著UFO飛船的飛速旋轉,無數次地近距離接觸,我恨不得拉開我的褲鏈,脫下她的褲子,管它戴不戴套,管它懷孕不懷孕,干了再說!可惜,我就是一個正人君子,不敢……只是隨著風速,和著我腦袋淫想的快感,緊緊地摟著她,聞著她的脖子與耳垂肩的香味。

  我真后悔,就這么近,我為什么不摸她的咪咪一下呢?那個奶子,娘的!現在想著,我真想打個飛機才再跟你們說下去。

  飛船停了,我們的身體沒有停,轉暈了的她靠在我肩膀上,我摟著她的腰,雙手的位置在她背后,一只手放在她胸罩的扣結那里,另一只手其實已經放在她圓潤的屁股上面,好想狠狠地捏她的屁股一下,然后趁她還轉得頭暈、毫無反抗能力的情況下,把她摁到墻角,來個淩空式做愛。

  我向毛主席保證,我一定讓她爽到比坐UFO飛船還要爽!最起碼,比她老公強!真想讓我滾燙的精液在她的子宮里打轉。我真他媽的是個淫蟲,我怎么可以連朋友的老婆都想上?我壓抑住自己的欲望,擱淺了對娜的向往,大概有一周時間,死活不出門去見她。

  我壓抑著自己,一定要對自己的老婆好,于是,我狠狠地干了我老婆幾天,沒停的,只要一沒事我們就做愛,做愛,做愛……我讓我老婆叫得很爽。老婆把我的后背給抓破了,那條裂痕的痛,就像一匹飛馳的駿馬,被主人無情地鞭策。

  在我把精液射向老婆的時候,我好希望嘴里面含著的是娜的咪咪。

  (我覺得現在看到這里的男人,都能感覺的到我內心的矛盾;或者看到這里的女人,都恨不得沖到澳洲來給我兩巴掌。我只想說:來吧!女人們,我欣然接受所有女人給我的獎勵,哪怕是一巴掌!我覺得自己真他媽的賤!)經過一個星期不見面,我好多了,沒有這么想她了,跟老婆做愛的時候,頂多想像哪個明星,對娜的面容幾近淡忘。我好壞啊!我還是不是人?是不是每個男人都像我這樣?希望不是,不然全世界的女人都會好慘的!隨時都會成為男人淫想的對象。

  這天,朋友突然來電話:「死鬼啊!這兩天忙什么呢?」被朋友一問,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難不成跟他說,我這些天基本上多數都在想你老婆?我也只能回答:「最近跟老婆沒事就在床上鬼混。」

  朋友突如奇來一個好消息,我不敢想像,這些天他們忙著找房子,最后,應娜的要求,他們搬到我們家樓上。這不是給我的出軌鋪路了嗎?額地神啊!我的末日與未來!女人,這個給男人帶來幸福與激情的尤物,女人啊!

  我重新開始了幻想,想娜的奶子、高挺的臀部、緊繃在牛仔褲里的大腿,還有兩腿間給我帶來無數幻想的雙唇!女人,給我帶來無數感嘆,給我帶來無數欲望,真的想早晚見到娜,可惜我早就忘記她的面容。

  沒錯!我被她的身體吸引住了,依稀間我只記得她眉宇之間的誘惑,不知道她想不想我?為什么不給我打電話?為什么不給我找她的藉口?搬近了,反而少了距離產生的美。

  欲望尋求了機會,老婆的叔叔、阿姨邀請老婆去家里作客,我推托不去了。

  老婆跟我三年了,第一次在外面過夜,我也夠郁悶的,朋友跟娜可能正在翻云覆雨地做愛,我一個人在家里,無聊死了!PS2到無敵、看看黃色網站……這時,電話響了,娜的電話。在接這個電話之前,我決定,只要這個女人要求我出去,我就算沒有衣服,我穿個底褲也要出去;要是沒有鞋子,老子光著腳也要出去;要是沒錢,借錢也要跟這個女人出去。我一定是瘋了!

  摁了接聽鍵,我用我公認富有磁性的聲音問候了她,然后掛電話前的最后一句話是:「不了。謝謝!」

  你們一定想問,這個女人到底要求了什么?坦白地說,她的確邀請我了!她說:「你老婆不在家,要不要上來一起吃飯?然后我看影碟,你們兩個爺們兒在外面打游戲機吧!」

  一頓頓的郁悶,郁悶得我想跳進馬桶自殺!理性大于感性,雖然我想見她,但是,我沒有上樓去,因為,第一,我老婆沒有在家,我看娜看到勃起沒有地方發泄;第二,我不會傻到上樓看我朋友在家里肆虐地摸、摟、抱、親、抓、舔,甚至操我一直想操的女生吧?我才沒那么傻呢!

  我的幻想沒有達成,繼續我的黃色網站,看看貼圖、打打飛機,自己搞得一點都不爽,就算加上一些幻想也來得毫無快感。

  約摸一個小時過去了,10點多了,娜的電話鈴聲,我接起電話,娜哭了。

  一定是哭了,那個聲音我聽得出來,因為,好幾次的曖昧關系都是因為他們兩人吵架,娜給我打電話找我訴苦。我么,就用短短幾分鐘,幾十分鐘,也頂多一個小時的近距離接觸,可是,我每次都沒有出軌,我很君子吧?簡直太正直了!

  娜的電話喚起我一片死水的春心,我們兩個人單獨去了酒吧,一個離家很遠的酒吧。把電話關了,我請她喝酒,不算是灌她,不過給她的酒都是能喝醉的,還有一種酒是壓軸的,一個叫Madori的日本人發明的春酒,配上bushfire,哈哈!我清楚,她的心也被我燃燒了!不是,是被那被春酒燃燒了!

  雖然她不是處女,但是我很感興趣,這個穩重的女人,在床上會不會風情萬種?她倒了,如果你是從我身邊走過的路人,你可以看到我嘴角邊掛著的一絲淫笑。我就快賤死了,真他娘的不是人!我幫你們罵了,但是,沒有辦法,我現在后悔是來不及的!懺悔?更加不可能!我不信耶穌~~到了一個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酒店,級別不高,但是還算干凈。我們都喝High了,跌跌撞撞進了房間,你們等這一幕也等了很久了吧?我也是!繼續……進了房間,她已經站不穩了,腳一軟倒在了門上,這正是我想要的姿勢,這個角度,看得更清楚她那雙眼睛。

  她比我大。對了,我的前提,我喜歡比我大的女人,我喜歡姐弟戀,所有過去的女朋友都比我大,娜也不例外。我捧著娜的臉,紅紅的臉,眼角邊有了一點魚尾紋,眉毛是挑高,我一下失去理智地吻了她的眉宇。近距離間,她抬起了雙眼,我幸福地感覺到,她現在的雙眼里裝滿了全是我。

  一頭長發擋不住娜脖頸間跳動的脈搏,她沒有拒絕我,我親了她的嘴。我知道她不會拒絕我,可是看得出來,她也嚇了一跳,因為我的手早就摸進了她的奶罩里,文明地說,那個文胸。我的手很燙,燙得流不出汗,燙得她的乳頭高挺,燙得她的咪咪整個腫脹起來,她突然的一下顫抖,陶醉地閉上了眼睛。

  我壓抑的欲望讓我的下體——我的肉棒伸向她的雙腿,不由分說地輕咬她的雙唇,我感覺到她的雙手摟著我的脖子。她想要了,她在擁抱我,我放蕩的舌頭伸進了她的嘴唇,穿過她微張的牙齒,糾纏她滾燙的舌頭,很爽啊!

  不知不覺中我們的呼吸加速,我脫去了她的外套,看到了向往已久的咪咪,輕輕地捏開她的文胸扣兒,她的呼吸亂了頻率,Metoo。

  我把她抱上了床,我一邊抱,一邊想,我要用什么姿勢?脫去她的褲子后,一條蕾絲的底褲根本不能完全包住濃密的陰毛。她的臉好紅,好紅,她好羞啊!

  羞得好美。天啊!我栽在一個上海女人的手上。她想推開我的手不讓我脫她的底褲,開玩笑吧!現在才拒絕我?我都硬得不能再硬了!我心想,就算你拿著刀,拒絕我,我也要干你!

  甩開她的手,強行脫去她的底褲,然后火速脫去自己的上衣,我故意不脫褲子,我想讓這個女人幫我脫,我要搞到她受不了而求我干她。滿腦子的淫穢,受不了了!昏暗的燈光照在這個讓我朝思暮想的女人身體上,我審視著她每一寸肌膚,美得讓我不知道在哪里下嘴,最后,還是決定吃咪咪先。

  那兩顆高挺的奶頭被我一手抓著,一口吸著、吃著、舔著、咬著、含著,娜的身體呼和著我,一上一下的在我身體下蠕動。我慢慢地轉移目標,撐開了她的雙腿,嗅著女人才有的味道,舌頭對準陰蒂上下舔著。我知道我的速度很快,她的下面已經如炮突泉,洶涌地灌溉著我饑渴的心田。

  我滾燙的舌頭伸進了她的陰道,娜忍不住叫了出來,那種叫聲,不會讓人心疼,只會讓人覺得,我不讓你疼死,我就枉來人世。娜的叫聲越叫越勇,她的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的頭,甚至幫我用力,恨不得我把舌頭根都塞進去。

  娜開始了請求,很小聲,我知道她很想要,我裝作聽不到,奮力地吮吸她腿間的唇。她的叫聲越來越大,叫我的名字,叫我的名字,叫我快點,我得意地等待她的請求。這時,她用雙腿夾著我的頭,讓我重新壓在她的身體上,我的肉棒早就受不了了!我把臉從到她的臉旁,就像剛剛嚐完腥的小貓,滿嘴魚腥地親吻她的嘴唇。

  正在我準備親的時候,她不算大力的給我一巴掌,說:「如果你還清醒你在做什么的話,你就答應我,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愛你老婆了,來找我,不然,你現在可以離開了!」我看到娜的眼睛里面閃爍著一撇銀光,那雙憂郁而充滿欲望的雙眼,真他媽的讓人心疼。

  他媽的,她到底愛不愛我?突然幻想起她平時任由她老公干的場景,我光火了……這一巴掌讓我變得粗暴,脫去褲子,站在她面前,抓起她的頭發。原本溫柔的我突然的粗暴把娜嚇了一跳,拿個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我,我的心又軟了,我輕聲說:「娜,對你,我有無數幻想,知道嗎?這個角度,這種近距離的貼身運動,我基本上夜夜都在想,你出現在我濕的每一夜。」說著這話時,我的肉棒就指向娜的臉,娜的臉上不再有羞澀,或許,羞澀早就變得風情萬種。她在幫我,把肉棒送進嘴里,嘴巴的溫度,的確是人體最高溫度之一,好暖哦!好炙熱啊!我的下體爽得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爽!娘的!女人真他媽的是好東西,我喜歡!好喜歡!

  我長時間的挺拔,讓娜的嘴好累啊!我從她嘴里抽出肉棒,跪在她面前,扒開她的雙腿,好濕啊!我對準了她的陰道,慢慢地挺腰,默默地感受這溫暖的圣地。娜輕輕的呻吟、滿臉的陶醉,更加激發起我無限的動力,我從慢到快,又從快到慢,周而復此,肉棒就像常勝將軍。

  長時間挺拔,娜被我干得暈過去好幾次。我覺得我沒有夸張,那種女人才會發出的表情,跟你們說,你們也不知道,不過大家都有大家的審美觀,那個美!

  美得很!我的肉棒就像被炸開的暖壺,肉棒上的每一根青筋都暴起,每一根青筋都想感受女人下體的炙熱,都想與娜的每一滴淫水糾纏。抓住她的奶子,好大!

  好大!好大!我讓她獨享我腫脹的肉棒,我干死你……就這樣,一夜,好幾次的翻云覆雨,好幾次的四腳朝天。水乳交融的某個地步,我也不想說了,總之我對不起我哥們兒,更對不起我老婆!

  后來的那天,我們就各自撒謊,我就說我出去打麻將了!她就說在姐妹家過了一夜!希望那兩個無辜的受害者相信我們吧!

  累死了!睡覺了!放心吧!下一次,我們的出軌,我會繼續告訴你們的,我的暗爽也只能跟你們說,因為,我的爽總不能跟老婆和哥們兒說吧!只好在網上告訴你們咯!同志們,我出軌了!我對不起我老婆!還干了朋友的老婆!女人這個好東西……好到讓我不是個東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