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烏江別離
烏江別離
楚漢相爭進入末期。項羽軍隊被圍困在垓下,糧草盡斷,士兵死傷慘重,軍心渙散,多數已在深夜中叛離逃入漢營,此時,仍死守在軍隊里的是最初江東起義追隨在項羽身旁的子弟兵。當時江東子弟八千,隨著長年爭戰,最後只剩下八百多人。

  楚營里人人對於未知的未來感到一片黑暗,在酷熱的夏夜里仍感到無盡的涼意,盡管夏蟬之聲不絕於耳,鄧未能驅走楚營的深沉氣氛。

  這夜,夏蟬依然鳴叫,但別於以往的是,漢營里傳來一陣熟悉的音樂聲。楚歌!是楚歌!在低靡的氣氛里,楚兵聽到敵營里傳來日夜思念的鄉音,原本渙散的軍心更為驚惶。惶恐,茫然,甚至是絕望,各種負面情緒從軍營里像瘟疫般蔓延開來。

  「烏騅,你今天怎麼這麼不安啊?是不是聽到外面的楚歌,我們的家鄉是不是被漢軍給占領了?」虞姬牽著烏騅馬在營地附近的叢林里吃草,聽到從山下傳來的楚歌,不禁對著烏椎喃喃問著。

  「嘶……」烏騅似乎聽的懂虞姬的話語,仰起頭長嘶悲鳴,那銅鈴大眼似乎閃著淚光。

  「不要緊的,烏騅,霸王一定會帶領我們度過難關的,以前是,現在一定也是,往後更是會這樣的,趕緊吃吧!吃飽了才有力氣帶大王沖出重圍。」虞姬一邊撫著烏騅的鬃毛,一邊喃喃細語的自我安慰著,可那靈動的秀眼里,卻不爭氣的滴下晶盈的淚珠。

  通靈的烏騅馬看到女主人俏麗的臉龐上劃出了兩道淚痕,伸出了舌頭,舔向那粉俏的臉龐。

  「烏騅馬,謝謝,嗯…嘻嘻……你這壞烏騅,還來啊,嘻嘻……不要啦……」虞姬牽著烏騅馬回到營中馬廄,而自己在隱密處略微梳洗後,也回到霸王項羽的營帳。

  只見到往日那威風赫赫,雄姿英颯的項羽,此時正失神的看著掛在帳頭的闊劍,黯然無語。

  「霸王……」虞姬一雙纖纖玉手從背後環抱項羽那雄偉的身軀,俏臉貼在冰冷的盔甲上頭輕聲的呼喚。

  「霸王,不要緊的,您好好歇息,待明天一天明,大王定可殺出重圍,重整軍馬,然後在討伐劉邦那卑鄙小人,收拾河山。」虞姬用那溫柔細膩的聲音緩緩的說著,堅定的語氣顯是對項羽充滿了信心。

  此時項羽轉過身來正面抱住虞姬,眼神中哪有平時那雄氣逼人的霸氣,那雙殺人無數歷經百戰的大手溫柔的捧起虞姬那小巧的俏臉,神情一派溫柔的說著。

  「虞姬,謝謝你,要是沒有你在身旁,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想過了,要是能度過此戰,我……」虞姬凝視著項羽那溫柔的臉龐。

  突然再項羽話說到一半時,那紅潤水嫩的朱唇封住了項羽的大口,中斷了下面的話語,兩人癡纏了許久,才不舍的分開。

  虞姬用溫柔且堅定的口吻說:「霸王,我所認識的霸王是不會說喪氣話的,他是一個無論什麼時候都自信滿滿,雄姿英發,也不會因為挫敗就想退隱田園,淡出天下爭霸。」項羽瞪大了眼睛看了虞姬良久,彷佛訝異著虞姬竟能猜透自己的心思:「哈哈哈……虞姬阿虞姬,你真是我解心的可人兒阿,你這話一出,我也無顏說那頹喪失志的話了,再說出口,豈不辜負了你對我的情意。」虞姬眼見自己心愛的男人再次恢復以往的雄采,動情的主動吻上項羽,并將香舌伸進項羽口中挑逗著項羽,雙手也不停留的輕解項羽身上的盔甲,溫柔的撫著項羽那結實雄壯的胸膛。

  「霸王……嗯……嗯……」

  過了良久,項羽才輕輕的推開虞姬,溫柔憐惜的問道:「虞姬,這些年苦了你了,我……」虞姬一邊解著項羽的衣裳,一邊說道:「霸王,您不用為妾身操心,這一切都是妾身自愿的。」隨著衣物的褪去,那如玉蔥般的纖指輕柔的握上項羽那雄偉的肉根,配合著香舌的舔弄,緩慢的套弄起來。

  虞姬跪在項羽的面前,五指纖指緩緩的套弄著,那靈巧的小嘴火熱溫柔的吸吮著項羽的龜頭,更慢慢向下,含住了項羽的子孫袋,更輕輕的吸著丶舔著,更若有似無的用貝齒輕磨著睪丸,那靈巧的香舌還不時的掃過會陰,觸碰到那黑色帶毛的菊門。

  在虞姬高超的技巧下,再再的溫柔讓項羽是快感連連,舒暢的呻吟出聲,強烈的快感使他抱住了虞姬的嫀首,用力的擺腰抽送起來,幾次都深深的插進虞姬咽喉,食道的緊密收縮,給予項羽無比的刺激,終於將濃稠的精液盡數泄在虞姬口內。

  虞姬順從的的將它全數吞下,溫柔的吸吮清理著項羽龜頭上殘留的精液,事畢後還似意猶未盡的用香舌舔了舔朱唇,撫媚妖嬈的眼神中,除了蘊含著對項羽那深情的愛意外,還多了股淫蕩的欲火。

  項羽眼見愛妾那勾人心魄的美浪模樣,使的本想溫柔的幫虞姬褪去身上衣物的他,此時卻粗暴的撕碎虞姬下身羅裙褻衣,雙手粗魯的扳開虞姬雙腿,提起那爆筋粗大的肉棒,迅速猛烈的挺進虞姬那嬌嫩不堪摧殘的嫩穴。

  「嗯……啊……疼啊……霸王……啊……」

  盡管稍前才泄過身,蜜穴里仍是濕潤,但項羽的肉棒實在太為粗大,在如此急劇烈的入侵下,虞姬不禁驚呼討饒,但欲火正熾的項羽聽的進,只是自顧自的愉悅抽插,如杵米般瘋狂的搗著。

  盡管虞姬感到嫩穴里被那粗大的肉棒刮的火辣刺麻,但內壁里那層層疊疊的皺摺仍死命的吸吮著項羽的肉棒,使項羽十分受用,快活的緊抱著虞姬的美臀埋首猛干,抽插了一陣後,那嫩穴里的蜜汁浪液隨著肉棒急速抽插而不斷的流出,伴隨著「啪啪」的肉體撞擊聲,發出了「噗滋噗滋」的淫蕩聲響。

  所幸就算是平常,項羽那力拔山河,能吊百斤的雄偉巨屌,也不能在里頭這樣的寶穴里頭撐過一個時辰,更何況此時如此猛烈的抽插,過沒多久,一股陽精便噴發在虞姬體內。

  隨著陽精的射出,項羽那欲火消退大半,低頭看到身下的虞姬,俏麗無暇的臉龐流下了兩條淚痕,上唇因極力的忍痛而咬出淡淡血痕,秀眸理透露著痛苦,卻絲毫沒有埋怨的眼神。

  眼神,僅只一個那嬌弱又帶著深情的眼神便讓項羽化鋼鐵為繞指柔,對於方才自己魯莽粗魯的舉動覺得後悔,項羽極盡輕柔的撫摸著虞姬絕美俏麗的臉龐,撫去淚痕,輕啄的吻著虞姬。

  虞姬感受到項羽那柔情似水的情意,熱情的回吻著。
「喔……喔……啊……大王……啊……又酥……啊……又麻……好美啊……啊……大王……啊……」眼見愛妾秀眉舒展,媚眼迷離,口中淫語不絕,也激起了項羽男兒本性,跨下的擺動漸發激烈,一手仍是握著碩乳搓揉著,另一手則扶著虞姬的俏臀,手指在那淫水孱流的蜜穴里緩緩抽送愛撫。

  虞姬那嬌嫩的蜜穴再次受到項羽的侵襲,敏感的顫抖起來,沖擊意志的快感一浪高過一浪,一次強過一次。

  「  事後兩人柔情的相擁在一起,彼此忘卻了外面的困境,渾然忘我的享受著兩人的世界。

  雞啼,蟬鳴,楚歌起。

  項羽重整衣冠,身負全副盔甲,蓄勢待發,此時,虞姬從帳外進來,身穿白素衣,手上端著一壺酒,來到項羽面前,輕聲的說道:「大王,且飲一壺酒,讓虞姬舞一曲為你送行。」多年恩愛相伴,眼見虞姬身上的穿著,以及那堅毅的眼神,怎會不了解她的心意呢!

  劍慢慢舞起,虞姬那曼妙的身影也隨劍而律動著,項羽緩緩的用那低沉渾厚的嗓音,悲傷的唱著:「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虞姬的身影越舞越快,手上的劍也越舞越快,逐漸的只見劍光而不見人影,但在劍光中,又有幾滴晶盈的水珠在飄揚,是淚?

  只聽虞姬也用那輕柔美妙的歌喉,緩緩的唱著:「漢軍已略地,四面楚歌聲,大王意趣盡,賤妾何聊生。」舞畢,歌歇,劍光收斂的同時,虞姬道:「霸王,來世再會!愿霸王突破重圍,東山再起。」那悲凄的聲音中帶著萬分不舍,項羽此時已看出了不對勁,正欲阻止,只見銀白的劍光從虞姬粉頸閃過,一抹艷紅從中奔泄而出,婀娜的身影翩然倒下的同時,一雙孔武有力的雙臂抱住了她。

  生命已逝,嬌軀漸冷,直至最後一刻,項羽只是緊抱著虞姬,沒再多說些什麼,但那炯神的銅眼,卻滴下了英雄淚。

  此後,項羽殺出重圍,但仍無法拋下追兵,最終在烏江自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