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明教小傳
明教小傳

話說周芷若隨同趙敏和張無忌同返武當,一路上雖周芷若早已和張無忌翻云覆雨過,但礙著趙敏在旁總不敢太過明目張膽,所以一直言守規矩,這日來到武當山下,卻換周芷若不敢上山,畢竟宋清書因他而死,雖周芷若已改過,但在武當派心中終究有些疙瘩,也因這次上山是主持趙敏和張無忌的婚禮,雖然同樣能常伴左右,但畢竟不想親眼看到心上人雨他人結婚,張無忌也不勉強,只囑他小心留神,便同趙敏上山了。
  由于趙敏身份特殊,張無忌和武當上下并不想招搖,只是拜拜天地,擺幾桌酒席也就是了。明教陽逍等人也親自道賀。一天張羅辛勞自不在話下。張無忌也給大家促擁著進了洞房,大家都是年長之輩說笑了幾局也都離去。
  張無忌掀起紅頭紗,只見趙敏薄施脂粉,分外艷麗照人,張無忌心一蕩,摟住趙敏說:敏妹我終于娶到你了。回想前塵,只覺得又是甜蜜又是驚險,我們以后就遁入深山,再也不要理事上的閑事了好嗎?
  趙敏雖伶牙俐齒,但在這洞房心動的時候也變得緊張起來,指點了點頭,張無忌和趙敏喝了交杯酒,寬了衣裳,張無忌但見趙敏身軀微微顫抖,想是初經人事,當然不免有些緊張,便抱住趙敏,吻了吻櫻唇,趙敏在耳邊輕聲說道:你和芷若已經……已經做過了?你們一路上神情古怪,當我看不出來?
  張無忌:對不起啦!為夫今天一定好好補償你。說著將趙敏的肚兜除去,雪白的肌膚以隱隱透出粉紅,趙敏有元人的血液,身材比起漢人較好,傲然挺立的雙胸正隨呼吸上下起伏,以證明這個道理。張無忌愛憐的含住了趙敏的乳頭,輕輕的又咬又舔了起來,賃一只手也不甘示弱搓揉起另一邊的乳頭。
  趙敏:呵……可真癢……你……那可真大……我可……不行。
  張無忌露出昂然的肉棒,嚇得趙敏手足無措,張無忌不答話,輕輕將趙敏的腿分開,肉棒便往趙敏的小穴刺了進去,一舉刺破了處女膜,突來的疼痛只疼得趙敏緊咬朱唇,斗大的眼淚滴落了下來,張無忌吻了他的淚痕。
  張無忌:等一下就好了。這是必經的過程張無忌輕輕的將肉棒在趙敏的小穴中抽了起來,趙敏漸漸覺得疼痛以去繼而代替的是未曾經歷的快感,臀部不由自主的向上迎合,張無忌知道可以了,便逐漸加重了力道,只插得趙敏呻吟連連,忘記身在武當了,張無忌突然將肉棒抽了出來,趙敏一時愕然只呆呆的看著他。
  張無忌躺了下來,示意趙敏在上面坐下來,說:敏妹你是元人,精善騎馬,怎可不表演一下呢?
  趙敏紅著臉,手扶肉棒輕輕坐了下來,只覺得肉棒進得更里面了,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張無忌本笑著用手扶住趙敏腰身,但眼看到趙敏碩大的乳房隨著趙敏的擺動不停跳動著,便伸手抓住了雙峰捏了起來,趙敏動了一會漸漸覺得高潮已來了,呻吟生越來越響,終于無力的倒在張無忌懷中,張無忌將肉棒抽了出來,到了趙敏的背后。
  張無忌:敏妹怎可如此自私?不是還跟我算帳嗎?怎可這樣就休兵呢?
  張無忌捧起趙敏的臀部將肉棒由身后刺了進去,不料說笑間沒有看準,竟刺進趙敏的后花園,只痛的趙敏連連捶床:你……你便僅欺負人家!
  張無忌連忙抽了出來,說:真對不起。換為夫露點騎馬的功夫給你瞧瞧。這次對準了趙敏的小穴,一口氣刺了進去,俯身便去吻趙敏的后頸。因為小穴已濕,便大力的抽插了起來。
  趙敏:好……無忌……好哥哥……你插死我了……張無忌:敏妹你的小穴可真緊,還會動呢!真好……吸得我快受不了了!
  張無忌將趙敏翻了過來,逐漸加大了力道,大出大入得在小穴中抽插著。又俯身下去吸那趙敏的雙乳,使得趙敏呻吟連連,正當床上進行著激烈的戰爭時,床下竟有一人臉紅耳赤的躲著。原來這人便是楊不悔,道賀眾人中大多是張無忌的長輩或部屬,誰也不敢鬧他洞房,但楊不悔和他們年齡相近,本想躲著偷偷下他們一跳,那想到喝了一點酒,不小心睡著了,直到床上激烈的搖動開始時,他才被驚醒,卻也不敢就這樣出去,只希望他們趕緊收兵,好偷偷溜走。
  哪知道張無忌身有九陽神功,比起常人持久許多,只聽得楊不悔心情激蕩,原來殷離亭中年得妻,愛護有加,在房事之時也是溫柔有加,楊不悔哪曾見過如此激烈的房事,不由得心猿意馬,想趕快回去和丈夫相聚。
  張無忌在不停的抽插中逐漸獲得快感,又不忍趙敏處子之身,遍野不在堅持將精液全數奔入了趙敏的小穴,將頭埋入趙敏雙乳間呼吸著甜美的脂香,趙敏也累得氣喘吁吁,歇了一會,便推了推張無忌:我要去洗澡了,這樣那能睡啊?吻了吻張無忌便穿衣而去,張無忌也跳了起來:我跟你去……便沖了出去。
  楊不悔心想好機會哪敢遲疑,連忙從床下鉆出,來不及整理衣裳便要出門,哪知還沒到門口便又看到張無忌回了來。
  張無忌呆了一下:六師嬸,你……有事嗎?張無忌看到楊不悔衣裳不整,頭發中仍有床下的灰塵,便已知道剛剛他躲在床下,但也不好說什么?
  楊不悔:我……我本來要找你……算了明天再說吧!說罷紅著臉沖了出去。
  楊不悔回到房間看到殷離亭已睡下,不忍將他喚起,只能自己用力的摩擦腹部,但在怎樣也無法熄滅心中那把欲火,迷迷糊糊間睡了去。
  隔天一早,張無忌向大家說明退隱的念頭,并向大家約定只要一找到好地方,便捎信前來,午餐宴畢便辭別了太師傅和眾師叔師伯待同趙敏下山去了,來到山腰忽然有一人從一旁竄出,赫然便是楊不悔。
  楊不悔:郡主,藉你丈夫一談可以嗎?
  趙敏已從張無忌口中得知昨晚經過,也知道他們有要事要談,便約張無忌到山下周芷若處相見。張無忌滿腹懷疑隨同楊不悔來到樹林中。
  張無忌:六師嬸,有什么事嗎?
  楊不悔臉紅了一下:我們不是外人,我便跟你直說吧!我跟離亭結婚甚久,但從無子息,我知道你醫術精湛,便來相求,你六師叔口中不說,但我知道他頗希望能有小孩的。在加上青書那小子使得大家不如以往開心,我們想生個兒子也好。
  張無忌:說這等事情急不來,不過只要你們身體安康要生個兒子想必不難,我先幫你把脈吧!
  張無忌將手搭住楊不悔的脈搏,楊不悔全身一震,原來他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晚的是,心跳加快。
  張無忌沉吟著不說話。楊不悔急道:怎地?是我身體不行嗎?
  張無忌:六師嬸你身體很好,除了心跳有些快以外,也沒異狀。我只是想,或許……或許問題出在師叔身上。畢竟他已入中年,身體又曾被敵人大損過,再加上……武當心法以綿密為主,講究修心養性,或許這是原因之一。
  楊不悔:那難道沒有其他方法嗎?
  張無忌搖了搖頭:其實也并不一定要生個兒子,人生于世但求適意,師嬸也不用太過心急,或許我料錯也說不一定。
  楊不悔心慌之下,便感到頭暈眼花、站立不穩,張無忌忙搶上扶助,忽然張無忌只覺腰身一嘛,壇中氣海兩穴已被楊不悔點住,楊不悔跪了下來,向張無忌磕了頭:我這是為殷家求你了。
  說畢,楊不悔一咬牙,將張無忌的衣裳除了去,又將自己的衣服除去折好放在樹下。張無忌心一跳,已知道楊不悔的用意,但是他畢竟是長輩,這種事情如何做得?連忙催動九陽神功想沖穴道,但所被點中皆是要穴,談何容易。眼看著楊不悔將外衣除去,那傳自紀曉芙的高挑身材,豐滿的胸部,正隨著楊不悔的一舉一動,在張無忌眼前擺動著,張無忌心猿意馬下更是沖不開穴道了。楊不悔緩緩來到張無忌面前跪了下去,將軟垂的肉棒含在嘴里,慢慢的舔了起來。
  楊不悔雖不善此技,但以刺激的肉棒越便越大,將小嘴都塞滿,最后連呼吸都有所困難,楊不悔才依依不舍的將肉棒吐出。站了起來,想將自己的小穴對準肉棒插進去,但以站著來說談何容易,正想將張無忌放倒,突然張無忌的雙手扶住楊不悔的腰身將他提了起來,怒張的肉棒對準小穴便插了進去,楊不悔在半空中無可借力,只感到全身的重量使得肉棒更為深入,兩腳已不自決的纏住張無忌的腰,方能稍稍解除痛苦。
  楊不悔雖久為人婦,但哪曾遇到這樣粗大的肉棒,緊密的小穴仿佛要被插爆,但痛苦之中帶有和丈夫所不同的快感,張無忌以手將楊不悔的身體提上提下已使肉棒在小穴中進出,口也不閑,咬住楊不悔鮮紅的蓓蕾吸將起來,只吸得楊不悔淫聲連連,張無忌對準一棵樹走去,巨大的肉棒隨著走路一下接一下深深的干入楊不悔的小穴,楊不悔此時以神昏顛倒,口中楠楠也不知說些什么?
  楊不悔:哦……無忌哥哥……你的肉棒……好大……比……可好多了……楊不悔:我……我沒機會在和你……啦……無忌,插爆我吧……讓我永遠記住……你……和你……的……好。
  無忌將楊不悔身體往樹上一靠,雙手便去搓揉那不停抖動的乳房,吻了吻楊不悔的小嘴。說:六師嬸,不……不悔妹妹……我要你永遠記住我……張無忌將肉棒大出大入的干著楊不悔的小穴,楊不悔背靠樹干,只搖的樹葉紛紛落下。
  楊不悔:我……好……我好羨慕趙敏……好……好用力……將你的……都給我吧!我幫……離亭和你生個……兒子……張無忌一開始忍不住誘惑欲令智昏的干起楊不悔,此時聽到六師叔的名字,不由想起六師叔的恩惠,亂倫的感覺一擁而上,不小心就將精液盡數涉入了楊不悔的小穴中。兩人躺在樹葉上休息了一會,才整整衣裳各自離去。
  是夜,楊不悔為求心安,也為了以后不被懷疑,便暗示殷離亭,殷離亭對愛妻照顧有加,從不讓他失望,便提槍上馬。輕輕的含住楊不悔的耳垂,手上的力道忽有忽無搓著楊不悔的奶子,楊不悔經歷和張無忌的大戰以后,只覺得心癢難騷,身體不停的扭著,殷離亭將肉棒對準楊不悔的小穴一口氣全刺了進去,楊不悔模糊間只覺得此肉棒比不上張無忌的,心中若有失落,但隨之而起的卻是愛憐和些許的愧疚,不由的將臀部往上迎合,使殷離亭的肉棒更為深入,又將雪白的胸脯塞入殷離停的口中。
  殷離亭對愛妻呵護被至,對愛妻的反應也不奇怪,只是慢慢的抽著,楊不悔雖沒有和張無忌般的快感但丈夫的柔情密意,也使他頗為感動,等到殷離亭抽差的速度慢下來時,他便爬了起來,用櫻桃小嘴吸住了殷離亭的肉棒,殷離亭哪曾享受過這種滋味,只覺得甜美難言,神迷亦亂間便捧著楊不悔的頭將小嘴當作小穴班抽了起來,片刻便忍不住將精液射在楊不悔臉上,這才清醒。
  殷離亭嚇了一跳:對不起,我不小心就……不悔……你從哪學來的?……使得我神迷亦亂的。
  楊不悔:只要你喜歡,我可以每天都幫你吸,只是為了生育,有時也得……好了,我們去洗澡吧!
  因離亭和楊不悔一同前去洗澡,殷離亭洗完便逕自回了房,楊不悔說聲要去找爹爹,便往陽逍房中走來,到了房前,看見燈火未熄,邊敲了敲門進了來,只看到陽逍若有所思的望著窗外,楊不悔走到身后輕輕的幫楊逍按摩起來。
  楊不悔:爹爹,你在想什么?
  楊逍:夜了,你不去睡?
  楊不悔:我不能長半你左右,難得你來參加無忌哥哥的結婚典禮,才能再見到你,你都瘦了。
  楊逍:你和丈夫相處可好?
  楊不悔:他對我很好,爹你放心。
  陽逍:我自然知道,你和他很好,我剛剛都聽見了。一個女孩家怎叫得如此大聲?要知道武當山上盡是高手,一聲一響也逃不過眾人的耳去?雖說夫妻本如此,但……楊不悔聽見陽逍所言只宭的臉紅耳樂,也不說什么。陽逍轉了過來,定定的看著楊不悔,嘆了口氣:你可真像你娘。
  楊不悔:我知道你剛剛一定想起了娘吧!
  陽逍眼中突然竄過一斯欲火,原來楊不悔剛剛發出的聲音,不由自主的使他想起紀曉芙,逍遙二仙何等瀟灑,風流自不在話下,但陽逍自遇到紀曉芙后,便專情于他再也不曾有過其他女人。
  陽逍眼中望去楊不悔的身影隱隱和紀曉芙的身行相疊,手一申辯想將楊不悔擁入懷中心一驚,連忙說道:夜了,去睡吧!有事明天再說。
  楊不悔仍未感覺到異狀,將身體挨入陽逍的懷中便如往常向他撒嬌。陽逍雖勉力克制,但手以摸上楊不悔的臀部,楊不悔此時才發現不對,掙扎想站起。陽逍手一壓,便壓上了楊不悔的肩膀。
  陽逍:曉芙,你何苦拒我于千里?你知道嗎?我有多想你?你是回來看我嗎?
  楊不悔此時才知道,陽逍將他當作娘,但卻不敢大聲呼叫,因為這一叫,陽逍清醒后勢必羞憤自殺在武當眾人臉上也不好看。
  陽逍用力的將衣服扯了開,楊不悔雖極力掙扎但哪敵得過陽逍的力量,只看到陽逍的肉棒漸漸逼近自己的小穴,這一插進去便亂了父女之倫,但卻沒法阻止。陽逍吸一口氣將肉棒全刺了進去,小穴緊密的包覆感,使得陽逍赫然發現這不是夢幻,而眼前的女人竟是自己的女兒。這一呆非同小可。
  楊不悔看陽逍停了動作,便知他已清醒,但不忍心深責他,便吻了吻陽逍的嘴,又將自己挺立的乳房塞進陽逍的口中,說道:沒有關系,就當作夢吧!
  陽逍吸了吸楊不悔的奶子,心想錯誤既已發生,便錯到底吧!于是便將肉棒緩緩抽動,眼看著楊不悔張嘴要發出呻吟聲,連忙將被角塞入他的口中,楊不悔這才醒決到這亂倫之舉如何能大聲叫出,便咬住被角哼哼作響,剛剛和丈夫未滅的情欲又涌了上來,陽逍的肉棒雖不若張無忌大,但久未和女人歡好,不停的抽插著要將數十年來壓抑的情欲一舉發泄在女兒的身上。這一來,直使得楊不悔高潮連連,想起父親的肉棒正在自己的小穴中抽著,犯罪的感覺更加深了快感。
  陽逍:女兒……你的穴好緊……跟你媽一樣……真好……楊不悔:你便當我是娘……盡情的干吧……楊不悔:爹……你真好……插得女兒……陽逍:曉芙……曉芙我終于……終于在和你……一起做了。
  陽逍自覺得不便將精液涉入女兒體中,在發射的一瞬間便抽了出來,精液全數噴在楊不悔的胸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