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做妓女的清純校花
做妓女的清純校花
“趙毅,今晚聚餐,你去不去?”說完這話,王浩又自打了兩個嘴巴子,一臉歉意的繼續說道:“對不起對不起,你看我這嘴,趙公子從來不參與花錢的聚會,我竟然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當王浩說完這番話之后,其他幾個同事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趙毅,其實聚一次餐而已,用不了幾個錢,你不會這么窮吧。”

  “是啊,也沒讓你請客,AA制,你還怕吃窮了自己?”

  這件事情是王浩故意挑起來的,可他現在又做出一副袒護趙毅的樣子,對其他人說道:“你們可不能這么說趙公子,聽說趙公子連坐公交的錢都省著,每天走路上下班,多低碳,多環保啊。”

  說完,王浩拍了拍趙毅的肩頭:“趙公子,你的這種精神,值得我們學習啊。”

  趙毅噌的一下站起身,他可不是什么窮鬼。家里富可敵國,只是因為家族的規矩,二十二歲之前必須要過普通人的生活,美其名曰先苦后甜。

  苦你妹啊!

  想到這件事情趙毅就來氣,明明是個有錢的主,偏偏要裝孫子被人欺負,而且今天的事情還只是人生中的冰山一角而已,從小到大,受過的白眼不知道有多少。

  趙毅很想爆呵一聲老子是豪門,可立馬就泄氣了,還有幾天呢,咬咬牙把這幾天時間熬過去再說。

  這些羞辱,以后必定要加倍奉還。

  看著趙毅重新坐下去,王浩輕蔑的看了一眼,廢物就是廢物,被他這么挑釁,居然還不生氣,真是窩囊到極點了。

  可是上頭有交代任務,必須要想個辦法把這家伙開除才行啊。

  “趙毅,不是我說你,你來公司這么久了,聚會一次都沒有去,跟同事之間的關系也生分,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啊,要不干脆這樣,今天你請客吧。”王浩又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教育著趙毅。

  趙毅心中冷笑,這個嘴抹蜜餞,心思歹毒的狗東西,擺明是想給他難堪。

  “還是說,你看不起我們這些同事?”王浩冷笑道。

  “王浩,你別一副陰陽怪氣的樣子,你什么心思,我很清楚。”趙毅目不斜視的盯著王浩。

  趙毅的反駁就是王浩的機會,當即就怒了:“趙毅,我可是為了你好,你別不識抬舉。”

  “為我好?”趙毅冷冷一笑:“你除了想坑我一頓飯,還有其他的目的吧。”

  “我能有什么目的,我不過是想讓你跟大家打好關系而已,我們可是同事。”王浩眼神里閃過一絲慌張。

  這時候,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朝著趙毅走來。

  看到她的時候,趙毅眼神一柔。

  她叫吳夢婷,是趙毅的女朋友。

  不對,準確來說,應該是前女友,因為兩人已經分手幾天了。

  吳夢婷瞪了一眼王浩,心想這么點小事都做不好,真是個廢物。

  “夢婷,你……”

  “別叫得這么親熱,我跟你沒有半點關系。”吳夢婷神情冰冷的看著趙毅。

  趙毅訕訕一笑:“對不起,我不該當著這么多同事的面這樣叫你。”

  在趙毅眼里,吳夢婷只是跟她鬧脾氣而已,肯定很快就能夠合好。

  “趙毅,你還天真的以為我會跟你合好嗎?你別做夢了,我是來告訴你,你被公司開除了。”吳夢婷一臉嫌棄的說道。

  開除?

  趙毅懵了!

  雖然這份工作對他來說可有可無,而且他在這里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為吳夢婷,可無緣無故被開除,還是讓他想不通。

  “為什么?”趙毅狐疑的問道。

  吳夢婷冷冷一笑,也不怕當著這么多同事的面羞辱趙毅,直接說道:“因為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上班,哪怕我想到曾經跟你在一起,我也覺得惡心。”

  赤裸裸的羞辱,而且還是在這么多同事的面前,趙毅臉頰滾燙,不過他想不明白,以前的甜甜蜜蜜,為什么短短幾天她就變臉這么快。

  “為什么?”

  “為什么?”吳夢婷冷冷一笑,說道:“因為我現在知道錢的重要性,你可以說我愛慕虛榮,也可以覺得我拜金,但現實就是這樣,有情飲水飽的日子,那是傻子才向往的。”

  錢!

  這一切,竟然是因為錢!

  趙毅滿臉苦笑,再堅持幾天,我就可以告訴你我出生豪門,沒想到你卻在這時候跟我撕破臉,吳夢婷啊吳夢婷,你知不知道你錯過了一個當富家闊太的機會,我趙家擁有富可敵國的資本!

  “他是誰?”趙毅無力的問道。一份真摯的感情,竟然敗給了金錢,真是可笑。

  “是我。”這時候,部門主管楊豐走了過來。

  中年離異男子,有車有房,和現在的趙毅相比,條件的確好很多。

  楊豐走到吳夢婷身邊,直接把吳夢婷摟在了懷里,一臉挑釁的看著趙毅:“我把你開除的,你要是有什么異議,可以直接去找董事長,看他會不會搭理你。”

  “吳夢婷,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趙毅搖著頭說道。

  吳夢婷嘴角上揚,冷笑道:“他沒有你年輕,但是比你懂得體貼人。他沒有你帥,可是他能夠給我想要的生活。你真以為自己可以靠臉吃飯嗎?”

  當吳夢婷說出這番話之后,趙毅的電話卻突然響了起來。

  只見趙毅逐漸挺直了腰板,似乎莫名間就底氣十足了。

  老爸竟然要出國,提前給他交代事情,這不就意味著馬上就可以恢復自己的身份了嗎?

  “好,吃了飯我就回去,你來接我吧。”

  掛了電話,趙毅重重的吐出一口晦氣,熬了這么多年,終于等到了翻身的機會,可以揚眉吐氣了。

  “今晚不是要聚餐嗎?不用聚了,我請整個部門的人吃飯。”媽的,身為一個富三代竟然是第一次說這種豪氣的話,趙毅都快感動得哭了。

  而且這破公司,明天就把它買下來,看誰還有資格開除他。

  “喲,趙毅,你突然發財了?”

  “這個電話,不會是你家里拆遷了吧,賠了多少錢啊。”

  “你不會請我們去吃路邊攤吧?”

  趙毅扯了扯衣服,說道:“路邊攤怎么行,今晚去明園酒店。”

  明園酒店!

  當趙毅說出這句話之后,幾位同事震驚得目瞪口呆,明園酒店可是五星級酒店啊,這家伙不會真是家里拆遷天降橫財了吧?

  楊豐冷冷一笑,死了的鴨子嘴硬,都失業了,居然還敢裝逼,就給你個機會裝。

  “好啊,反正今晚我也沒事,就當吃個散伙飯吧。”楊豐率先開口說道。

  其他同事自然是連連點頭,明園酒店呢,這種高級地方他們從來沒有去過,能吃好的,而且不用自己花錢,當然要去。至于趙毅有沒有能力付錢,會不會被打斷腿腳都不是他們會關心的事情。

  吳夢婷怒其不爭的看著趙毅,心里慶幸自己醒悟得早。這個家伙除了吹牛,什么都不會。還自稱趙公子,真是可笑。明明已經丟了工作,居然還敢請他們去明園酒店吃飯,一身的窮酸骨氣,讓人作嘔。

  下班之后,一行人結伴朝著明園酒店而去。

  趙毅坐上了楊豐的奧迪,上車之后楊豐就提醒道:“小心點,我這可是真皮座椅,要是坐壞了,你賠不起。”

  趙毅笑而不語,望著窗外,老爸讓直升機來接他了。而且他之所以把吃飯的地點選在明園酒店,是因為明園酒店的天臺上有停機坪。

  讓他們知道直升機來接自己,讓吳夢婷知道自己原來是個超級豪門子弟,不知道她會做何感想呢?

  到了明園酒店,趙毅直接開了最豪華的包廂,再度讓那些同事傻了眼。

  當他們得知這個包廂最低消費是18888的時候,覺得趙毅肯定是瘋了。

  一頓飯就要快兩萬塊,這不是瘋了是什么?

  楊豐心中冷笑,讓你小子裝逼,等會兒付不出錢的時候,就可以等著看笑話了。而且他可以肯定趙毅家里不可能發生拆遷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趙毅的底,吳夢婷給他說得清清楚楚。

  隨著服務員把一道道的菜送進包廂,介紹菜品的時候,那些同事更是懵圈了,鮑參翅肚在這桌上,僅僅算是小菜而已啊!

  這樣的豪華大餐,別說吃過,他們見都沒見過。

  這時候,所有人的眼神都放在了趙毅身上。

  這家伙真的有錢買單嗎?不會吃了之后讓他們掏錢吧?

  趙毅看出了眾人的疑慮,淡淡一笑:“放心吃吧,絕不會讓你們掏一分錢。”

  “趙毅,你可別開玩笑,我可是一分錢沒帶的。”

  “我也是,我錢包落在公司了。”

  “對對對,我的錢包也忘了拿。”

  看著幾位同事一副害怕花錢的嘴臉,趙毅冷冷一笑,現在都手機支付了,有沒有帶錢包重要嗎?

  “我說了我請客,你們就別擔心了,趕緊吃吧,菜涼了可就變味了。”

  原本他們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嘗一嘗,聽到趙毅的話,終于可以放心的胡吃海喝。

  楊豐雖然有點小錢,但是這種豪華的筵席他也沒吃過,很不風度的大快朵頤,完全忘了自己在趙毅面前高高在上的樣子。

  唯獨吳夢婷難以下咽,她想不通趙毅臉上在得意什么,就算他真能夠付錢,也是他一輩子的積蓄了吧,用全部的積蓄給自己撐面子,他腦子里難道是屎嗎?

  推杯換盞之間,一頓飯很快就到了尾聲,眾人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為馬上就要付錢了,萬一趙毅拿不出錢怎么辦?

  就在這時,一個經理模樣的人走了進來。

  “趙先生,您簽個字就行了。”經理對趙毅說道。

  “麻煩你了。”趙毅笑了笑,鬼畫符般簽了單。

  “如果您還有什么需要的話,可以隨時叫我。”經理說完這番話就走了。

  看得出來,經理對趙毅的態度非常恭敬,而且還是用尊稱,但這怎么可能呢?趙毅這窮屌絲,什么時候有這么大的能耐。

  “趙毅,這就算是給過錢了?”王浩詫異的對趙毅問道。

  “差不多了,我還有點事,要先走,你們一起嗎。”趙毅站起身說道。

  其他人齊刷刷的站了起來,不敢多坐哪怕一秒鐘,因為他們怕趙毅沒給錢,這家伙要是跑了,酒店把他們逮住怎么辦?

  就連楊豐也是如此,一頓飯好幾萬塊,他也是要肉疼的。

  “那行吧,一起走。”

  眾人站在電梯前等電梯,發現沒服務員來叫他們的時候,這才松了口氣。

  電梯朝上,趙毅卻走了進去。

  “趙毅,這電梯是走上面的,你不會是花得太心疼了,要去天臺吹吹風吧?”楊豐本以為能夠讓這家伙丟臉的,沒想到他還真裝逼成功了,心里自然不解氣,要打趣一番。

  趙毅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我沒車就不去地庫了,直升機在天臺等我。”

  說完這話的時候,電梯門已經關上了。

  楊豐氣得咬牙切齒,這家伙還真是吹牛上癮了,車都沒有的人,居然還敢說有直升機接他。剛才趙毅那得意的笑容,如果不去打他的臉,楊豐會氣死!

  “楊主管,我們要不要上去看看,他會不會做傻事啊?”王浩說道。

  “去,當然要去,有直升機接他,我們當然要開開眼界。”楊豐冷笑著說道,既然這家伙不要命的裝逼,當然要去拆穿他。

  一行人也懶得等電梯了,直接爬樓梯,因為豪華包廂距離天臺也不過幾層而已。

  當眾人氣喘吁吁的爬上天臺的時候,風聲呼嘯,噠噠噠的聲音已經遠去,的確有直升機剛離開。

  “不是吧,趙毅這家伙真坐直升機走了!”王浩看了看天臺四周,沒看到趙毅的身影,一臉錯愕的說道。

  “怎么可能。”楊豐一聲冷斥:“他是什么人,難道你們還不清楚啊,他能坐直升機,我都可以坐火箭了,肯定還有其他下樓的地方,從其他地方跑了。”

  “對對對,這窮逼怎么可能有直升機坐呢。”王浩連連附和道。

  其他人也是不相信,畢竟趙毅在他們心里的形象就是一個摳門的窮鬼而已。

  這時候,吳夢婷的手機響了起來,是趙毅打來的。

  他沒有說話,但是直升機噠噠噠的聲音卻非常清晰。

  幾秒鐘之后,電話就掛斷了。

  “走吧,我們下樓,趙毅那家伙肯定是從其他地方跑了。”楊豐摟著吳夢婷說道。

  “哦。”吳夢婷木訥的回應了一聲。

  離開酒店之前,吳夢婷還是不甘心的借口去上廁所,然后問了問服務員上天臺是不是有兩個樓道,但是得到的答案卻是一個,這讓吳夢婷徹底傻了眼。

  回到省城金川市,直升機停在了趙家別墅前的停機坪。

  趙毅看著吳夢婷給他打來的電話,冷冷一笑之后就掛斷了。

  “我這一次出國,短期內可能不會回來了,你照顧好自己。”趙浮生直接對趙毅說道。

  “說得你好像什么時候照顧過我一樣,要走趕緊的,把錢留下就行了。”趙毅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趙浮生知道趙毅對他的怨念很大,但是這種事情也不是他能夠決定的,而是他爺爺決定的,想當年趙浮生也是同樣如此。

  “這是花椒銀行的信用卡,額度沒有上限。不過這張卡你留著,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需要拿出來。”

  “這卡里面有兩億現金,你可以學學做生意,至于做什么,你自己考慮。”

  “這張卡是云山會所的至尊卡。”

  聽到云山會所這四個字,趙毅突然跳了起來:“爸,你說的這個云山會所,不會是全國各地一線城市都有,而且只接待會員,還有會員級別之分的云山會所吧?”

  “是啊,云山會所的會員都是經過多方面考核的,一般人沒資格成為云山會所的會員,而這張至尊卡,除了你之外,只有我和你爺爺才有。”趙浮生解釋道。

  “我操。”趙毅如獲至寶,早就聽說云山會所非常高級,而且針對不同級別的會員有不同的服務,沒想到這也是自己家的。

  “你別有了錢就花天酒地,得想想自己應該做些什么,你自己要是干不出一番事業來,今后我的家產是不會讓你繼承的。”趙浮生對趙毅提醒道。

  “爸,更正一下你的說法,這是我爺爺的。而且我已經有創業計劃了。”趙毅一臉認真的說道。

  就現在這個公司,趙毅已經決定要把它買下來了,如果對方不賣,那就入股,至少要成為一名股東。

  趙浮生嘴角抽搐不停,趙毅是富三代,而他是個活脫脫的富二代,哪有資格去教育趙毅。

  “你一天天雜這么嘴欠呢,趕緊滾,別礙我眼。”趙浮生呵斥道。

  “拜拜了您勒!”

  做上直升機返回江城,趙毅直接就找到了公司的老總,而且在很短的時間之內談妥入股的事情。

  小小職員搖身一變成為了股東,躺在床上的趙毅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楊豐的嘴臉。

  楊豐開除了他,讓楊豐看到他又去了公司,不知道這家伙會做何感想呢?

  我親愛的同事們,老子回來了,老子是豪門!

  第二天一早,心神不寧的吳夢婷很早就來到了公司里。

  昨晚輾轉難眠,全是直升機的聲音,她想不通為什么一個屌絲突然可以請她們去明園酒店吃飯,而且還能夠坐直升機離開。

  難道說,他還是個隱形的有錢人嗎?

  吳夢婷搖了搖頭,這不可能,她跟趙毅認識很久了,趙毅是啥家庭,她非常清楚,否則的話,也不可能和趙毅分手。

  看著屬于趙毅的位置,吳夢婷冷冷一哼,肯定是求著某個有錢人幫他演了一場戲,吳夢婷甚至在腦海里已經出現了趙毅對人下跪祈求的畫面。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屌絲,真是無藥可救。

  這時候,其他的同事都陸續來上班了,王浩下意識的想調侃趙毅兩句今天有沒有節省公交車錢,發現位置上空無一人,這才驚覺他已經被開除了。

  “哎,終于不用聞著他那股窮酸味了,空氣真是清新了很多啊。”王浩一副落井下石的樣子說道。

  其他同事對于趙毅雖然沒有什么好感,可畢竟昨晚吃了趙毅一頓大餐,何苦背后說人壞話呢?

  “王浩,人都走了,少說幾句吧。”

  “是啊,昨晚畢竟請我們吃了一頓,沒必要在背后說人壞話吧。”

  王浩冷眼一瞪:“我說什么跟你們有關系嗎?吃了他一頓飯,難道他就不是窮屌絲了?”

  見王浩態度蠻橫,其他人也不再多說什么了。

  楊豐走到趙毅的辦公桌前,一臉嫌棄的看了一眼趙毅留下的東西:“誰把這個狗窩收拾一下,把東西全部給我扔出去,別礙著我的眼睛。”

  昨晚楊豐是等著趙毅丟臉的,還想在趙毅面前耀武揚威一番,畢竟趙毅的女人被他搶走了,得炫耀一下勝者的姿態,可是沒想到讓趙毅裝逼成功,氣得一晚上沒睡好。

  王浩這個狗腿子聽到楊豐的話,迫不及待的說道:“主管,這種小事我來,保證收拾得干干凈凈。”

  就在王浩收拾東西的時候,趙毅突然來了。

  看到趙毅,楊豐雙眼一亮,沒想到這蠢貨居然還要回來找羞辱,可以報昨晚的仇了。

  “這是什么臟東西進來了,你難道忘記自己被開除了嗎?”楊豐冷笑著說道。

  “開除?什么時候的事情。”趙毅故作一臉驚訝的說道。

  其他同事看到這一幕,紛紛搖頭,楊豐擺明不會放過他,他居然還會傻到自己回公司來,楊豐怎么可能會放過羞辱他的機會呢?

  而且開除這種事情,假裝不知道就沒事了嗎?

  “趙毅,你別裝瘋賣傻了,趕緊拿上你的東西走吧,我不想再看見你。”吳夢婷站起身,表情冰冷的說道。

  “我走不走,可不是你們說了算的。”趙毅淡淡一笑,他原本打算直接以股東的身份空降,但是想了想這多沒意思啊,既然是游戲,那就得慢慢玩。

  楊豐針對他。

  王浩設計陷害他。

  吳夢婷因為金錢拋棄他。

  這些事情,不得慢慢的玩回來嗎?

  “就你這樣的小小職員,我都不用給上頭打報告就能開除你,我說了不算,難道你說了算嗎?”楊豐囂張的笑了起來。

  “楊豐,你的口氣可真是不小啊。”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漫玉文學]回復數字“28”,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氣焰囂張的楊豐頓時跟焉了氣的皮球一樣。

  “董事長,您怎么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我好去迎接您啊。”楊豐跟條哈巴狗一樣搖尾乞憐。

  “哼。”陳國富一聲冷哼,楊豐差點把尿都嚇出來了,接著便聽陳國富說道:“趙毅在公司的表現一直都很不錯,你是以什么理由開除他的?”

  聽到這話,楊豐額頭冷汗直流,他當然是因為看不順眼趙毅,所以才把他開除的,但是這種濫用職權的事情怎么能夠被陳國富知道呢。

  “這個……董事長,你可能太了解我們部門的工作,趙毅這小子……”

  “住口。”陳國富一聲爆呵:“今后部門人事調動的事情,全部要經過我的同意,你要是再敢私下開除員工,馬上卷鋪蓋滾蛋。”

  “是是是,董事長,我知道了,以后我絕對不再擅作主張。”楊豐連連點頭,好不容易才在公司里混到主管的位置,他可不想丟掉這個清閑的飯碗。

  “趙毅,你跟我來。”

  兩人走了之后,楊豐一拳砸在辦公桌上,怒不可遏。

  “在董事長面前打我的小報告,別怪老子給你穿小鞋。不管怎么樣,你也是在我手下工作。”楊豐冷笑著說道。

  其他人聽到這話,紛紛低下頭,這就是職場權利,官大一級壓死人啊。這一次趙毅有董事長出面保住工作,可是今后在工作當中,楊豐能把他刁難得不成人形,光是想想這種后果就可怕。

  董事長辦公室。

  趙毅坐在陳國富的椅子上,翹著雙腿,而陳國富則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這一幕要是被楊豐看見,估計能把他的膽嚇破。

  “趙公子,我演戲還行吧。”陳國富一臉笑意的問道。

  趙毅點了點頭:“你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吶,不去當影帝真是可惜了。”

  陳國富聽到這話,開心的笑了起來。

  昨晚他已經知道趙毅的身份了,金川市趙氏集團趙浮生的兒子,這還不是最重要的。他爺爺才是真正牛逼的人物,在無數個國家都有產業,是個終極隱形富豪。

  世界富豪榜為什么沒有趙家人,那是因為他們的資產根本就沒法統計!

  陳國富沒有想到,如此豪門子弟,居然在他的公司當小職員。

  “只要您滿意就好,今后有什么需要,您隨時吩咐我就行。”陳國富一臉討好的說道。

  “上道,會做人。你放心,你的公司,遲早上市。”

  聽到這話,陳國富笑得臉上褶子都能夾死蚊子了。

  “有趙公子的話,公司就算是做進世界五百強也沒問題啊。”

  “商業互吹就免了,以后有什么問題,我再找你。隨時保持聯絡,我估計楊豐那家伙,少不得給我穿小鞋。到時候就得看你表演了。”趙毅說道。

  “趙公子,我還有個不情之請,希望你能幫個忙。”陳國富難為情的看著趙毅。

  “說吧。”

  “我申請了好幾次云山會所的會員,但是云山會所對于會員的考核實在是太嚴格了。不知道,趙公子能不能幫個忙。”陳國富在江城也算是個有錢人,可是會員申請卻被駁回了十多次。

  他有幾個老朋友都是云山會所的會員,經常在他面前炫耀。陳國富咽不下這口氣,這幾年一直都在申請,可一次都沒有成功。

  “這有什么難的,給你個鉑金會員吧。”趙毅無所謂的說道。

  “鉑……鉑金會員!”陳國富瞠目結舌的看著趙毅,說話都變得結巴了起來。

  云山會所有至尊會員,鉆石會員,鉑金會員,黃金會員和白銀會員五個等級。陳國富那幾個朋友就是拿著白銀會員在他面前炫耀,沒想到,趙毅竟然直接送給他鉑金會員!

  “你要是覺得不夠,要不把我的至尊卡拿去玩玩?”說著話,趙毅就開始掏錢包了。

  陳國富嚇得雙腿發軟,趕緊擺手說道:“不用了不用了,趙公子,鉑金會員就夠了。謝謝趙公子,謝謝趙公子。”

  這一刻陳國富才知道,他們這些人視若珍寶的云山會所會員,在趙家人面前,就像是小物件一樣,隨手就可以送人。

  當然,云山會所的會員之所以這么有價值,除了可以享受會員里的待遇之外,一旦遇上經濟困難,可以直接向云山會所申請救助,流程比銀行簡單快捷。至于人脈帶來的好處,更是不可估量。在商人圈子,小小的會員卡,就是身份和地位的標志。

  “趙毅,這疊文件去給我打印了。”

  楊豐是個睚眥必報的人,趙毅才回到辦公室,他就拿了一大疊的廢棄文件讓趙毅打印,很針對的故意刁難。

  “楊主管,我忘了給你說,我今天休假,董事長批準的,看來你只能找其他人了。”趙毅一臉遺憾的說道。

  “對了,我今晚請大家唱歌,帝皇K吧,你們可得準時到啊。”說完之后,趙毅便轉身走了。

  聽到趙毅的話,那些同事又是一臉驚訝,帝皇K吧同樣是個消費很高的地方,最普通的包間都要接近四位數。

  昨晚明園酒店,今天又帝皇K吧,這家伙真的沒瘋?

  楊豐看著趙毅離開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齒,是不是董事長批準的,他也不敢去求證。

  “你就躲吧,我不信你還能每天都休假,老子遲早玩死你。”楊豐冷眼看向王浩:“看什么看,把這堆文件碎了。就跟趙毅一樣,是堆廢物,有什么用。”

  在趙毅等電梯的時候,吳夢婷追了出來。

  “趙毅,你是不是非要把自己那點可憐的儲蓄用完才甘心。”吳夢婷自己也不知道她為什么要追出來,這個窮屌絲要裝闊,自己為什么要管閑事呢。

  “對啊,錢不就是拿來花的嗎?”趙毅無所謂的聳聳肩。

  “面子就那么重要嗎?在人前裝闊,回到家自己吃泡面,你以為這樣的日子很光彩嗎?”

  “你不提醒我,我還真忘了,我得好好想想今晚回家吃什么口味的泡面。”

  這時候,電梯到了,趙毅笑了笑說道:“公司天臺沒有停機坪,所以我今天就不往上了。”

  看著趙毅走進電梯,吳夢婷大聲吼道:“你以為在我面前裝闊就能挽回我了嗎?”

  在吳夢婷看來,趙毅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她。趙毅愛她已經到了瘋魔的程度,所以才會不停的擺闊裝有錢,可是他那點家底,又能裝多久呢。

  電梯內,趙毅不屑一笑,自言自語的說道:“吳夢婷,我告訴過你,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挽回你?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走出公司,趙毅在路邊等車的時候,一輛黑色商務車在他面前停了下來。

  幾個膀大腰圓的紋身漢子走到趙毅身邊。

  這些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趙毅頓時有點慫了。

  該不會是自己的身份被識破,這些家伙要綁架自己吧?

  就在趙毅準備找機會腳底抹油的時候,其中一人恭敬的說道:“趙公子,豹哥在車上等你。”

  豹哥?

  趙毅一臉莫名其妙:“我不認識什么豹哥,你們找錯人了吧。”

  這時候,車上又下來一個中年人,長著一副兇神惡煞的臉,脖子上掛著拇指粗的金項鏈。

  “趙公子,我叫楊豹,今后你有什么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楊豹拿出一張名片,彎腰低頭的說道。

  楊……楊豹!

  趙毅終于知道這家伙是誰了,江城楊豹,灰色地帶的一把手!刀尖舔血的江湖人啊!

  看來老爸臨走之前除了留下錢以外,還留下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豹哥,你好。”趙毅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哪怕對方身份很驚人,他也很快淡定了下來。

  “叫小豹,叫小豹就好。”楊豹連連說道。

  “這個,不太合適吧。”趙毅一臉尷尬的說道,江城頭號人物,誰見了不得喊一聲豹哥。叫小豹實在是有點奇怪。

  “合適,非常合適。趙公子,這里人多眼雜,你有什么事情,就給我打電話,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

  “那行吧。”

  黑色商務車開走之后,趙毅收好名片,上了一輛出租車。

  得先給自己買個代步工具才行,走哪都沒有車的話,實在是不太方便。

  出租車在奔馳4S店門口停下來。

  見有顧客上門,那些導購連忙站起身,可是看到趙毅下車之后,他們又重新坐了回去。

  在這種地方上班,導購練就了一副火眼晶晶,什么人真正擁有購買力,什么人只是來飽飽眼福,他們一眼就能看穿。

  在他們眼里,趙毅就是屬于后者。

  打車來也就罷了,全身上下的地攤貨,加起來估計也不到兩百塊吧。

  沒人接待,趙毅也不氣惱,隨意逛了一圈之后,便找了個沙發坐下來。

  “這個屌絲,看了車居然還不走。”

  “他不會是來蹭WIFI的吧。”

  “不用管他,浪費時間。”

  在幾個導購不屑的眼神中,趙毅拿出了手機。

  他平常有看直播的愛好,也有幾個比較喜歡的主播。

  故意把聲音開得很大之后,趙毅開始狂送起了禮物。

  “謝謝毅哥哥的十個超級火箭。”

  “哇,毅哥哥真是太厲害了,謝謝一百個超級火箭。”

  “我的天,感謝毅哥哥,一千個超級火箭。”

  這時候,趙毅悠然自得的說道:“幾個超級火箭而已,又不值錢,還非得謝謝我,看你這么可愛,再給你送一千個。”

  那位主播已經快瘋了!

  “謝謝毅哥哥兩千個超級火箭。”

  就這么一會兒時間,四百萬禮物送了出去,一旁的幾個導購嚇傻眼了。

  這家伙,居然隨手就送出去四百萬禮物,他真是屌絲嗎?

  有眼疾手快的導購第一時間跑到趙毅面前。

  “帥哥,你來看車的吧,有什么喜歡的車型,我可以給你介紹一下。我叫李陽,很高興為你服務。”李陽語氣恭敬的對趙毅說道。

  趙毅笑了笑,把手機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那位主播還在興奮的感謝當中。

  “有什么低調點的車型可以介紹。”

  “低調的話,A45AMG絕對是不二的選擇,兩廂車。而且動力十足,改裝空間大,很適合喜歡玩車的人。”李陽眼睛不自覺的瞄了一眼趙毅的手機,眼皮直跳。果然是他送的禮物,好家伙,這還沒兩分鐘的時間呢,就砸了四百萬,今天真是瞎了狗眼啊。

  “有現車可以看看嗎?”

  “當然有,請您跟我來。”李陽不自覺的換上了尊稱,對于這種有錢又喜歡低調的人,可不敢再有半點怠慢。

  趙毅沒拿手機,直接去了展臺。

  剩下幾個不信邪的導購悄悄跑到趙毅剛才坐的地方,看了看手機,這下幾人懵圈了。

  “沒看出來啊,他居然還是個有錢人,隨手四百萬就花出去了。”

  “這叫低調,你懂什么。暴發戶才是一副二五八萬的樣子,真正的有錢人,都很低調的。”

  “看來以后不能狗眼看人低了,李陽這小子走運了啊。”

  幾人一副悔不當初的樣子,連連嘆氣。

  趙毅圍著車看了一圈,感覺還不錯,而且動力方面他也非常滿意,關鍵就是低調,這車開出去,哪里像是五十萬左右的車啊。

  “不錯,我很滿意,什么時候能夠提車。”趙毅問道。

  對于一個隨手花出去四百萬的人,李陽自然不會蠢到問他是全款還是按揭這個問題,說道:“我馬上給你做單子,今天之內保證你能把車開走。”

  趙毅拿上手機之后,被請到貴賓室休息。

  路過導購的時候,他又開始狂點手機,于是手機里又傳出了主播瘋狂而又激動的聲音:“謝謝毅哥哥又一千個超級火箭。”

  幾個導購聽到這句話快哭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漫玉文學]回復數字“28”,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這可又是兩百萬啊!

  手續辦理得很快,沒多久時間就全部辦妥了,包括了保險方面。

  李陽把車開到門口,車鑰匙交給趙毅之后,一臉討好的說道:“趙哥,以后有什么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

  “行。”趙毅笑了笑,開著車,隨著暴躁聲浪遠去。

  李陽目送著趙毅直到不見蹤影,這才返回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