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學校天臺干同桌
學校天臺干同桌
高中的課,雖然我曾經上過,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早忘的七七八八了,現在再次體驗上課,感受到的不是似曾相識的感動,而是一如既往的乏味和無聊。

  成年人的思想不是區區課堂紀律所能束縛的,我趴在桌子上,直盯盯的看著同桌的小美女。

  雖然講臺上制服女老師也是一等一的美女,不過相比較而言,還是青澀的同桌更吸引我一點。

  高三的孩子都被高考折磨的不成樣子,這時候的女孩子一般都很少化妝。所以更能顯現出其真正的美麗,這是以后化妝畫出來的美女所永遠無法比擬的。

  我從上到下細細打量著她,她肯定也注意到了我在打量她,她的臉變的紅彤彤的,還真是羞澀啊,不過她還是勉強看著黑板只敢用余光偷偷看我。

  呵,這小丫頭局促的行爲看的不禁一樂,不禁想去逗弄一下她。我伸過手去,輕輕觸碰了一下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臂。她的反應也像我想象的一樣,小兔子似的急忙把手臂收了回去。

  看著她含羞不已的樣子,我也來了感覺,在公車上被挑出的火在我的小腹燃燒了起來。

  不假思索的,我將手向下伸到她的裙子下面,來回撫摸她光滑的大腿。看著她嬌羞不已的左右觀察有沒有人發現我們現在的狀態,一面卻又因爲忙著抄老師的板書而無法用雙手來阻擋我。

  她用左手徒勞的阻擋了一會我的魔爪,見沒有成效,便破罐子破摔的把左手收上去一心一意的抄板書。呵,還真是個用功的孩子。

  我把座位向她那里靠了靠,以便讓我的手更加深入她的裙底。慢慢向上滑去。

  「咳咳!」我的后背莫名的被鋼筆猛戳了一下。怒目回頭看時,卻是另一個小美女怒目直視著我。

  「怎麼了!你干什麼捅我!」我生氣的低聲質問著她,但話一出口,我便后悔了,我覺得,坐在我正后方的她肯定看到了我的做法,戳我一下是爲了替我同桌報仇。一時間,我忐忑了起來,生怕她真的把事情說出來,這樣的話,我恐怕會被勸退吧。

  「你擋著我了!」我在心里長舒了一口氣,原來她沒有注意到啊。

  心里踏實了,口氣也硬了,我理直氣壯的強詞奪理道:「那你不會說啊,捅我干什麼!你知不知道很疼啊!」「我當然知道疼了!」她忽然一改原來的怒目姿態,紅著臉低下頭小聲說道。

  這突然的變化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哼!遲早我要捅回來!」莫名其妙的看她一眼,我回過頭繼續調戲我的同桌。

  「時間是個調皮的孩子,總是跑的時快時慢。」我一直深信著這句話,一節課在老師的瘋狂板書和學生們的瘋狂抄寫下很快就結束了。至于我,在「瘋狂」的調戲完同桌,把她弄的意亂神迷后也體味到了時間的寶貴。差一點!差一點就可以讓她高潮了!

  高三的課是瘋狂的,我所在的學小了提高同學們的成績,一天的課基本上會由同一個老師教同一門課,也就是說,一節課結束,就到了中午,在上一節課,我們就該放學了。

  調教了一上午的同桌,我也有點累了,中午隨便吃了點媽媽給的便當便開始找地方休息了。

  躺在學校天臺上,看著天空中悠閑的飄著的云朵,我略微有些迷茫。

  所以,今后我就可以無憂無慮的做個廢柴,然后和妹妹快樂的生活,每天做到不想動。這樣一想,渾身都變的懶洋洋的沒有干勁。在清風的吹拂下,睡意不自覺的涌上來。

  「海同學!你在這里呀……啊!原來已經睡著了。」半夢半醒之間,我聽到了一個甜美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迷迷糊糊回應了一聲便不理她繼續睡去。

  「那個,海同學,今天上課的時候……」聽到這里,我一下子驚醒了,難道是來揭發我的?

  我睜開眼睛,向聲源處望去,看到我同桌和坐在我后面的女同學站在那里。

  我心里不禁一跳。

  「海同學,」我同桌說話了,早上的課就是無盡的抄寫板書,我還真沒有聽過我同桌的聲音。現在聽起來,還是很好聽的。同桌俏臉紅紅的看著我,羞澀的對我說道:「今天上午上課時……」我心里咯噔一聲,心想正事要來了!我連忙坐了起來,以防她們忽然發難。

  「海同學,今天上午上課,你,憋得一定很難受吧,其實,我……就算……」看起來同桌是個格外害羞的性子,她肯定說不出來,那麼真正的敵人就是那個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嗎?

  「哎呀,你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啊!」果然是個急性子,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看不下去了,搶著說道:「李海,你不是說要捅回來嗎,來吧!」說完她便開始脫衣服。

  學校的天臺是塊風水寶地,并不只有我一個人,不算太遠的地方還有四個女生在那里有說有笑的吃便當,看到兩個女孩子找上我時便開始注意這里了。但她還是毫不猶豫的把自己脫了個精光,哦,還留著鞋襪,她一邊脫一邊向我解釋道:

  「我怕把這些衣服弄髒。」

  脫完之后,她也不避人,徑直走到我身邊跪下,拉開我的拉鏈開始旁若無人的撫弄我的肉棒起來。我被這一系列的變化驚的說不出話來。任由我的肉棒被她把玩揉弄。更讓我驚訝的是,我的肉棒被刺激成戰斗狀態時,她毫不猶豫的低下頭想要含住我的肉棒。

  不過卻又另一個人比她更快。我那扎著馬尾辮看起來文文靜靜一等好學生的同桌現在也只穿著鞋襪,而她在我們沒注意的時候迅速脫完衣服后便搶先一步含住了我的肉棒。

  可能是因爲太過著急了,在搶到了我的肉棒后她的身體不受控制的繼續向前,因此,我的肉棒也深深的刺入了她的喉嚨。

  我在前面說過,這個身體營養充足,發育完好,所以我現在的肉棒足有十八至二十厘米長,比歐美人都不遜色。現在這個丫頭卻一口含個滿,我甚至聽到了我的龜頭撞到她的喉嚨深處發出的「嘭」的聲音。

  果然,這樣的長度是她所承受不了的,身體的本能會讓她起身離開,然后干嘔。也可能是因爲她確實有點書呆子,所以她在楞了一會后,才想到了正確對待這件事的方法,那就是用雙手按住自己不自覺向上擡起的頭,讓我的肉棒更深入的擠入她的喉嚨。好吧,她做的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

  她的嗓子無法容納我的巨大,所以開始劇烈的蠕動起來,要把這個巨大的異物排除,但有她的雙手壓住頭部,所以,我的龜頭便在她的嗓子里享受了一番傳說中的「深喉」。也許,傳說中的深喉和我現在享受的不一樣。

  嗓子自身的排異反應,絕對要比自己有意識的吞咽所調動的肌肉多,所以刺激也更大。我在驚訝這樣小家碧玉一樣女孩子做出這樣的動作的同時,竟然也隱隱有了噴射的欲望,也幸好,她實在堅持不住了,自己離開了,跪倒在一邊開始干嘔。

  「沒事吧。」畢竟是爲了服侍我而讓她自己受了這麼大的苦,我有義務關心一下她。

  「哼!活該!還不是她要逞強,急什麼嘛!海同學都弄了你一上午了,你還不知足!」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不滿的說道。看來她還是看到了。

  「那麼,現在輪到我了。」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歡天喜地的把我推到,將小穴對準我的肉棒猛的坐了下去。還真是個急性子。

  坐在我后面的那個女孩子在剛才我同桌給我口交的時候就已經濕了。所以輕松的就把我的肉棒一吞到底。然后開始上下挺動起來。這個女孩子的胸部可比我妹妹的大多了。我妹妹的胸部只有A ,這個女孩子的胸部卻有C +。明明有個很中性的發型,在她開始上下彈動起來卻更顯女性的性感。

  我肆意的揉動著眼前亂跳的兩只大白兔,一面小幅度的挺著腰配合著她。

  「海同學,也摸摸我的。」我的左手被另一雙玉手簽到了另一朵美麗的花瓣前,我自然是來者不拒,欣然撫弄。

  上課的時候沒有仔細看,現在一看,我同桌的雙腿又白又細又長,抗在肩膀上肯定別有一番滋味。

  而長在她白白嫩嫩的雙腿之間的小穴,竟然就是傳說中的饅頭穴,真是難得的極品。

  「喂!不要光看她啦!也看下我的嘛!」騎在我身上的女孩不滿意我雙眼放光的看著別的女孩子,輕拍一下我的胸膛,緊接著,狠命往下一坐。

  要知道,我的肉棒開始有十八至二十厘米長的,她這樣一坐,連著身體的重量帶著她自己的力量,我的肉棒,便完完整整的進入了她的陰道,龜頭突破了子宮口進入了子宮。

  「啊!」她不禁也大聲的叫了出來,趴在我身上不能動彈,卻原來是被自己這一下弄的高潮了。

  「叫你不要逞強了!」這時候,我的同桌見機將剛才的話還給了坐在我身后的女孩子。

  「哼?」我把肉棒從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身體里抽了出來,我故意慢慢的抽出來,以便讓她仔細感覺到我的龜頭邊緣刮動她的陰道。這樣的刺激,又讓她經曆了一個小高潮。

  「終于到我了!」同桌迫不及待的迎上來。我將她的雙腿抗在肩上,穿著鞋襪的雙腿給我一種另類的刺激。

  學生的白襪,細長而又白亮的雙腿近在眼前,我不禁細細的舔舐著這一雙美腿,而下身,則由同桌用手牽著向小穴靠近。然后,我用力一捅,深深的抵住了她的花心。正想往外抽,卻被她制止住。

  「我也要像她一樣!」她這樣對我說,她應該指的是讓我的肉棒全部進入她的陰道吧,好主動,我喜歡。

  順著她的意,我將她的雙腿壓向她的雙肩,她的乳房不是很大,應該是B 左右。正是我喜歡的類型。一時間雙乳雙腿交相輝映,我都不知道該去親吻那個比較好,恨不得多張出幾張嘴。

  利用我全身的重量,我用力一挺,肉棒如愿全部進入她的陰道。睪丸重重打在她的菊花上。刺激的她一抖,而進入子宮的龜頭也給她帶來了更大的刺激。

  同桌用雙手緊緊的抱住我仿佛要把我按進她的身體里去。而我也毫不客氣,開始我那稍顯笨拙的性交方法。

  盡力回憶著以前看到的九淺一深的性交方法,并付諸于現實。不過我的九淺一深卻是稍有不同,深的太過了,直接進入子宮,而淺則是抵住花心而已。

  一般來說,女人被肉棒插入子宮是一件比較疼的事,但也許是這里的人生理結構不一樣,被我插入子宮反而會讓她們感到更大的快感。所以我也放下心,大干特干起來。

  說起來也尷尬,我不會再性交過程中變換姿勢,所以,我的同桌就這樣保持著一個姿勢,被我干到了高潮,而我也在這連番的刺激下噴薄而出。

  打樁機似的將肉棒狠狠的插入同桌的子宮里,一波一波滾燙的精液打在了同學的子宮壁上,涌進卵巢。燙的同桌劇烈的抖動著身子。看起來應該是被燙到了高潮,而且不止一個。

  「接下來,」我又回過身,對著正在看好戲的何素麗說道:「我好像對你說過,我要捅你!」經過剛才那麼長時間的交戰,我已經知道了我同桌叫李雅捷,而坐在我后面的女孩子叫何素麗。

  「是啊,我剛才不是讓你捅過了嗎?」何素麗看著我一臉兇相不自覺的往后縮了縮。

  「不不,剛才可是你捅我啊,你不覺得嗎?」我將何素麗一把抓過來把她擺弄成跪伏著的姿勢,想從后面狠狠的侵犯她。

  「要知道,我可是說到做到的啊!」我狠狠的將肉棒一插到底,我其實也對我的超人的體力感到驚訝,我才剛剛在李雅捷的體內發射完畢,但看著何素麗的潔白的嬌軀,我卻控制不住的想再來一次。

  我大力開始征伐起來,不過看著眼前嬌嫩的菊花,我早晨的想法又一次冒了出來。妹妹的菊花我沒有破,但眼前這個嘛……我用手蘸了些何素麗的淫水抹到她的菊花上,稍微用手指擴張了一下我便試著用肉棒挺入了。

  「喂!你在干什麼!我那里……不行啊!你的太粗了!我那里會裂開的!」何素麗察覺到我將要干什麼,開始拼命掙扎起來。看著她掙扎的這麼厲害,我心理也開始打退堂鼓。

  不過,此時一邊從高潮余韻中回過神來的李雅捷不知何時也來到了我們的身邊,她用雙手緊緊的壓住趴伏在地上的何素麗,一邊示意我快點插入。

  而在一旁吃著便當聊天的女孩子也在我們沒有察覺的時候來到了我們的身邊,一個個都自覺的脫掉了衣服,幫我束縛住何素麗,其中一個還用手指撐開何素麗的菊花,引導著我進入。這個世界瘋了嗎?不過這樣瘋狂的世界,我喜歡。

  毫不客氣的把肉棒擠入何素麗的菊花,她的呼痛聲被李雅捷的唇堵到了嘴里。

  而趴在我身后的用乳房按摩著我的女孩,扶著我的腰幫助我的肉棒進入的更深。

  看來,今天有的累了,身下的何素麗也開始有了感覺,腰開始扭起來了。那麼我就辛苦一點吧。

  下午的課,我根本沒有上,我特意坐到了最后一排,將同桌抱在我的腿上,上下跑動,就這樣一直做了一下午。當然了,后排的所有長的好看的女孩子我都沒有放過。至于老師,呃……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