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七月的校園愛戀
七月的校園愛戀
七月流火,又是黃昏。

  天邊的紅霞映著姚瑤微紅的臉,校園的樹林從來都是戀人的天堂。

  一周來,他們都是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中渡過,有機會就會在愛巢中翻云覆雨。經過這一周的抵死纏綿,姚瑤的身體已變得極度敏感,有時只要一個眼神、一個緊密的擁抱就能讓她的分泌物大增,嬌喘不止。

  更何況,現在曾琨的魔爪已從裙底進入了她的私處,食指已挑開了她的內褲,鉆進了她淫液橫流的小穴,紅霞映著嬌面,紅霞更紅、嬌面愈艷……天地之間,像是一片茫然什么都不復存在了,只有戀人的深吻和蜜語以及那根在陰戶中不斷進出的手指。

  “琨哥,你愛我嗎?”“我愛你。”這三個字是世間最蒼白,最無力的,但是又是最能打動女人的。

  為什么女人總愛聽這些最最虛幻的東西呢?都說男人太過甜言蜜語,誰又能否認這其實是女人逼出來的呢?如果沒有買方市場,可能就不會有商家去生產了吧?

  “人生無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出自張先詞全集之《木蘭花。和孫公素別安陸》,修訂者注),曾琨停止了在陰戶中攪動的手指,左手輕撫著姚瑤的右乳,雙目遙望著天際,深情而又若有所思。

  “我也愛你。要是你不走該多好啊……”姚瑤把身體往曾琨寬厚的胸膛靠了靠,“要是我們永遠都不分開該多好啊。”她又記起了那個充滿鮮花的夢——漫天的花叢,他跟她嘻戲、擁吻……“瑤瑤,我也不想跟你分開啊,但是我們至少還要生存,只有更好的生存了,才能有我們想要的生活,你說呢?……”后面的話已聽不清了,只有唇舌相交的聲音了……“啊……這樣干的滋味……真好……好舒服啊……”曾琨屁股狠勁的前挺,力道過猛,使得碩大圓鼓的龜頭,一下子重重的頂撞在花心上,頂得姚瑤悶哼出聲!陽具插入肥穴中,他的左手就一把摟緊姚瑤的柳腰,屁股開始左右搖動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干!

  姚瑤的兩腿站在地上,雖然左腳被高高抬著,但是這一種姿勢,使得陰道壁肌肉緊縮,小穴無法張得太大,所以她那個粉紅肥嫩的陰戶就顯得比較緊窄,窄小的春穴被曾琨那壯硬的陽具盡根塞入,只覺得陰道壁被塞得滿滿的,撐得飽飽的,令她異常刺激,不自禁的用自己的屁股逢迎扭轉著。

  開始時,采取這種姿勢,兩人尚不熟練,只得輕扭慢送的配合著。抽插一陣后,兩人的欲火又再一次的高漲,由于男貪女渴的春情,陽具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驟漸急迫,姚瑤被干得粉頰鮮紅,神情放浪,浪聲連連。

  陰戶里陣陣的舒爽使得股股的淫液洶涌而出,順著大陽具,浸濕了曾琨的陰毛,他只覺得春穴里潤滑非常,于是他的屁股挺動得更猛烈,陰唇也一開一合,發出滋滋的聲音。

  姚瑤兩手摟著曾琨的頸子,右腳站在地上,左腳被曾琨的右手提著,那兩團雪白的浪肉被曾琨健壯的身驅緊緊壓住,花心被大龜頭似雨般的飛快點著,直讓她美得飛上天,魂魄都要脫身而去。

  “哎……親愛的……我沒有力氣了……哎呀……又頂到花心了……唔……你好壞……哦……哼……”單腳站立太久實在令姚瑤吃不消,每當右腳酥軟,膝蓋前彎玉體下沉,花心就被頂得渾身酥麻,不禁全身顫抖,秀眉緊皺,小嘴大張,浪叫不已。

  見她那一副不消的渴態,似乎有征服者的優越感。

  曾琨伸手將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勁的托起。姚瑤這時就像是母猴上樹般,兩手緊摟著曾琨的頸子,兩條粉腿緊勾著曾琨的腰際,又嫩又滑的身體便緊纏在曾琨身上。

  高高翹起的粗長陽具,直塞入她的小穴中,曾琨健壯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細嫩的玉臀,雙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老公……這一種姿勢……插死我了……哼……哦……喔……喔……“原來就欲火高漲的姚瑤,被這種特別的姿勢和曾琨強健的陽具抽插干弄,刺激的欲情泛濫,雪白的屁股不停的上下擺著,屁股更是猛力的下沉,雖然龜頭重重的頂入陰戶弄得她粉臉的紅潮更紅,略感痛楚,但她得到了全身的快感、浸入骨頭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知道姚瑤就要泄身,忙抱著她的身體,轉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邊,將上身一伏,壓在她的身上,手將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懸空抱起,屁股更用力的插著,并且大龜頭頂在穴心上,狠命的頂、磨、轉。

  大龜頭在花心上沖刺,在春穴里插送,只見她的秀發散亂,嬌喘噓噓,雙手緊抓著床單,那種既受不了但又嬌又媚的模樣令人色欲飄飄,魂飛九天,突然:

  “哎……哥哥……哼……唔……干我……干我……唔……快……干……要死了……啊……死啦……“她的子宮強烈的收縮,滾燙的陰精,一波又一波的噴灑而出,伴隨著尖銳的叫聲,曾琨隔著膠皮套都能感受到又濃又燙的陰精所帶來的刺激。

  覺得腰部麻酸,最后掙扎了幾下,龜頭一麻,腰部一陣收縮一股熱燙的精液,由龜頭急射而出。

  明天就要分別了,兩個人就這么恣意的放縱著,這已不知是第幾種姿勢,第幾次的高潮!

  就要離別了,再見不知是何時;多情自古傷離別(出自柳永《雨霖鈴》,修訂者注),何日是歸期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