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銀華學園淫之章
銀華學園淫之章
私立銀華學園。

  二年B班。

  早課剛剛結束,餓了一上午的學生們紛紛起身,三三兩兩的往校園便利店走去,偶爾有一兩對小情侶并肩攜手前往教學樓樓頂享受二人時光,周圍的同學也不以為意。

  這是私立銀華學園每天中午都有的景象,雖然貴為當地數一數二的私立名校,住宿管理也堪稱嚴格,但是對于男女學生之間的親密關系并沒有做出過多限制,監事會認為堵不如疏,放開了立校百年以來的戀愛禁止的條令,加上適當的性教育,倒也沒有傳出過什麼丑事,一度憂心忡忡的家長也漸漸放心下來。

  二年B班教室的一角,校園裏的人氣明星理紗請了兩周的病假,今天是第一天返校上課,然而看到她現在的樣子,令人不禁擔心她到底有沒有完全復原。

  「呼...哈...哈...好...好...呃...難受..呃...」「理紗醬,你確定不要去校醫務室再看一下麼?你的臉好紅啊!」理紗的好友佑理關心的看著眼前氣喘吁吁的少女,伸手想確認一下理紗的體溫。

  「別!別..碰我...」

  理紗緊張的躲開了好友伸出的手。

  「會...會傳染的...」

  「可是你出了好多汗!我站在旁邊都能感覺到你散發的熱氣!」聽到這句話,不知為何理紗的臉更紅了,忍不住顫抖了一下,緊緊壓住了自己的裙角。

  「哈...會...會不會...有汗味啊...啊?」「有啊!」理紗一臉震驚地擡起頭,正撞上好友惡作劇的目光才知道佑理是在捉弄自己。

  「討厭!佑理...佑理你又欺負我...再說這種話...我...我就不理你了!」「哈哈,沒有沒有,再說要是真的有我可要忍不住prprpr啦」「你好變態啊...」「哈哈,理紗還有精神和我拌嘴啊,算了,你逞強起來誰也說服不了你,不過你真的不用去一趟校醫那裏麼?」「不用不用...佑理快去吃飯吧...晚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噢...」「啊對了理紗你想吃點什麼?我幫你帶」「牛...牛奶」理紗微微擡起頭,瞟了一眼好友鼓漲的胸脯。

  這一行為當然沒有逃過佑理敏銳的目光,不過身為好友的她只是促狹的眨了眨眼睛,轉身走出了教室。

  目送佑理離開視線,理紗明顯松了一口氣,僵硬的身體放松了下來,然而仿佛是故意和自己作對一般,新一輪的紅潮又從雙頰涌出,瞬間便席卷了整個身體,伴隨著抑制不住的戰栗,理紗感覺自己的視線都變模糊了。

  強忍著體內的躁動,理紗擡眼確認了教室裏僅有的幾個的同學沒有注意自己這邊,緩緩扶著課桌站了起來。

  時間已經是初夏,學校已經要求學生換上了短袖的夏裝,然而理紗穿的依然是長袖的春秋制服,考慮到理紗剛請病假回來,風紀委員也就網開一面沒有要求理紗返回宿舍換上夏裝。

  理紗的制服穿得異常齊整,白色襯衫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顆,系上代表二年生的綠色條紋蝴蝶結,外面再套上深藍色的小西裝。

  下身和外套同色的百褶裙上只有下擺的兩條白色條紋作為裝飾,既沒有像許多時尚的女生那樣別上各種飾物,也沒有故意卷起幾層好讓裙子短一點,裙子長度幾乎和膝蓋平齊,黑色絲襪和圓頭皮鞋也是常見的款式。

  見到沒有其他學生注意自己,理紗定了定神,整理了一下微有些散亂的發絲,剛剛邁出一步,幾乎就要站立不住,趕緊扶住課桌才沒有倒下去。

  「啊...哈...哈...哈...呃...」理紗渾身顫抖著,似乎意識都有點模糊,閉著眼睛扶住了墻壁,一點一點的挪動著走出了教室。

  走廊裏同樣也沒有什麼人,理紗扶著窗戶慢慢地往前走著,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到理紗的裙子后部那洇濕開的一大片水漬和沿著大腿內側逐漸變濕加深的絲襪。

  理紗非常清楚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麼狼狽,僅僅是抵抗體內躁動的熱流就已經耗費了她絕大部分的精力,正午的陽光晃得理紗頭昏眼花,理紗幾乎就是閉著眼睛在往前挪動。

  好不容易走到了連接教學樓和行政樓的棧橋,從食堂和便利店返回的學生已經三三兩兩的出現在了下方的空地上,開始接近理紗現在的位置。

  「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

  理紗一邊想著,一邊提氣加速往前走。

  「只要走到行政樓裏就好了」

  剛剛從便利店買完午餐的佑理遠遠看到棧橋上的理紗,正想開口打招呼,就看到理紗跌跌撞撞地走進了行政樓,「理紗你這個死傲嬌,明明可以叫我陪你一起去醫務室的硬要逞強,氣死我了」,佑理本想轉身就回教室的,但還是放心不下好友,又從大門折回到行政樓,從一樓走了進去。

  這棟二層小樓是銀華學園最古老的建筑,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樓旁幾顆參天大樹遮擋住了陽光,使得裏面清涼又陰暗,佑理花了好幾秒鐘才適應了裏面幽暗的光線。

  古典式的內庭空無一人,醫務室就在一樓的右手邊。

  佑理麻著膽子敲了敲醫務室的木門,小聲地問了一句:「理紗醬!理紗醬你在裏面麼?」。

  行政樓素來有鬧鬼的傳說,最近還有學生報告說晚上聽到過樓裏傳來嗚咽的聲音,這類校園怪談在學生中間頗有人氣,常常在寢室臥談會上嚇得膽小的女生失聲尖叫。

  稍微多等了一會兒,醫務室的門被打開了,開門的是這學期新來的校醫恭子夫人,30出頭的年紀,雖然平日裏一直待在醫務室,但妝容卻是一絲不茍,對學生充滿了母愛般的關懷,在男生中間人氣頗高,讓偏居校園一隅的醫務室很是熱鬧過一陣子。

  恭子夫人穿著一件白大褂,下擺長過了膝蓋,不過可以看到她并沒有穿絲襪,光腳穿著一雙樸素的黑色高跟鞋。

  男生中間有傳聞說恭子夫人身材非常勁爆,然而她平時一直穿著一件白大褂,所以也不知道是確有其事還是純粹出于男生的YY。

  「你好,是哪裏不舒服麼?」

  恭子夫人的聲音低沈微有點沙啞,讓人聽上去心裏癢癢的。

  「恭子夫人你好,我沒事,理紗她好像發燒了,我叫她來找你,她現在在麼?她還好麼?」「是二年B版的理紗嗎?她在我這裏,不過已經休息了,有什麼事麼?」「沒事沒事,我就是來看看,嗯,她休息了就不打擾她了,我會回去幫她給老師請假的」「那真是太好了,給你這個,請假條。」佑理接過恭子遞過來的請假條,發現恭子涂著艷紅色的指甲油。

  佑理不禁楞了一下,連忙裝作咳嗽來掩飾。

  「同學你沒事麼?要不要我來看一下?」

  「沒事沒事沒事,哎呀我得趕快回去了!」

  佑理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樣,連忙否認道。

  「好吧,那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噢!」

  「好的!再見,恭子夫人!」

  按照校園禮儀,佑理提起裙擺,認真地給恭子行了一個屈膝禮。

  「再見!」

  轉身離開行政樓,佑理看著手中帶著淡淡香味的紙片,一邊走一邊胡思亂想:「恭子夫人真的好漂亮啊...而且指甲油也好好看...好成熟好性感...我什麼時候才能變成這樣的大人呢...」另一邊,醫務室內,佑理眼中成熟性感的恭子夫人站在門前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轉過身說:「你...收拾一下吧...我們...也該走了」拉開圍著病床的簾子,映入眼中的是一幅驚人的春色。

  躺在床上的理紗衣衫不整,鬢發散亂,一手擠進扭緊的雙腿之間,一手緊緊捂住自己的口鼻,依然捂不住齒間偶爾漏出的誘人呻吟。

  方才佑理的突然來訪一度驚出了理紗一身冷汗,現在佑理一走,頓時放松下來的神經混合險些被好友發現的極度背德感,快速地將已經忍耐了一個上午的理紗推上高潮的邊緣,現在的理紗非但聽不到恭子的話語,連快速翕合的雙眼都有了翻白的跡象,意識也漸漸失控...「理紗!不可以!」恭子眼見理紗即將高潮,一把拉開理紗正在股間扣弄的左手,一手拿起床頭用來降溫的冰袋,微一猶豫,還是用力按在了理紗的下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啊!不要!!!」理紗劇烈地哭喊著,緊緊地抓住恭子的手腕,徒勞地試圖將冰袋拿開。

  「拿開!拿開啊!!我要去!讓我去啊啊啊啊啊!!!嗚嗚嗚...」敏感的下體甫一接觸到冰袋,毛細血管頓時全部收縮,幼嫩的媚肉緊緊縮成了一團,極度興奮的神經末梢將刺骨的冰冷轉換成了痛感,將上一秒還在接近高潮巔峰的理紗狠狠地推落下來。

  理紗痛苦地扭動著身體,雙手無意識地在身上游走,試圖尋回之前丟掉的快感。

  恭子騰出一只手來,拿起用來消毒的噴壺,往理紗臉上噴了一點75%消毒酒精,嗆人的酒精味立刻讓理紗咳嗽起來,眼淚鼻涕口水頓時流了滿臉,恭子又拿起一張濕巾,開始給理紗做清理。

  清涼的濕巾讓理紗的神誌漸漸恢復,意識到自己剛剛失神崩潰的一幕被眼前的女人盡收眼底,現在還要被抱著清理自己身體裏流出來的淫液,理紗難堪得無地自容,掙扎著想離開恭子的懷抱。

  「別動,我們要遲到了,你快點把衣服穿好!」理紗的臉上一瞬間閃過一抹紅暈,然后神情復雜地開始整理自己的衣物,她的表情既有難堪,又帶著恐懼,還有一絲絲夾雜在媚意中的期待...在恭子的幫助下,理紗很快收拾妥當,雖然身體依然酸軟無力但至少可以勉強行走了。

  恭子檢查了一下醫務室的門鎖,將燈光信號改成「休息中」,然后帶著理紗一起走進了醫生辦公室旁邊的隔間。

  隔間裏面有一張單人床和一組衣柜,是用來給校醫臨時休息用的,恭子打開其中的一個衣柜,將壁板往旁邊推開,露出了隱藏在后面的一道旋轉扶梯。

  理紗并沒有對醫務室裏面隱藏著這樣的暗道表示任何驚訝,然而微微顫抖的雙手還是掩蓋不了內心的緊張。

  旋轉扶梯很窄也很陡,恭子示意讓理紗先上,然后緊跟著關上衣柜,復原壁板,也爬上了扶梯。

  扶梯的臺階上貼著熒光貼紙,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光源。

  空氣中傳來一陣淡淡的騷味,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哪裏傳來的,理紗一面努力地手腳并用爬著臺階,一面盡力讓自己無視空氣中越來越濃重的騷媚氣息,這時候恭子只要一擡頭,就能發現理紗絲襪包裹的臀部正微微顫抖著,股間絲絲的水光又有泛濫的跡象。

  理紗仿佛感覺到下方恭子的目光正注視著自己不知羞恥的下體,絲襪在大腿和蜜肉之間摩擦的快感正一點一點勾起之前被冰袋所強行壓制的快感,理紗甚至覺得恭子的呼吸都像緊貼在自己的股間一樣,撩撥著自己最敏感的神經。

  漫長的扶梯仿佛永遠沒有盡頭,就在理紗覺得自己就要沒有力氣再往上爬的時候,上方的空氣變得流動起來,理紗和恭子從旋轉扶梯的出口離開,打開又是一道和醫生休息室一樣的衣柜暗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規模巨大的房間--理事長休息室。

  行政樓二樓正是私立銀華學園的理事長辦公室所在,絕大多數人并不知道的是,從一樓大廳上來見到的理事長辦公室只占用了這個樓層的一半面積,在壁板后面隔開的空間裏,一幕令人血脈賁張的淫靡盛宴正在上演。

  房間中間的沙發上,一對男女抱在一起,正在旁若無人的做愛。

  說是一對男女有點不太準確,單看外表,站在沙發前正在前后挺動的只能稱得上是男孩,身體柔和的肌肉曲線也分明表示這還是一個尚未完全發育的男孩子。

  然而他那根正在奮力抽插的肉棒卻有著遠大于一般成年男性的尺寸,劇烈抽動間可以看見肉棒泛著水光,青筋暴起,雞蛋大的龜頭在肉穴間若隱若現,插入時粗長的肉棒盡根沒入,將眼前的肉穴淫水盡數擠出,咕嘰咕嘰的聲音哪怕是在這響徹著呻吟的房間裏都清晰可聞。

  每一次插入,幼嫩的肉穴就仿佛要裂開了一般艱難容納著粗長兇器的進入,而當肉棒暫時拔出時,膨脹的肉穴又會瞬間縮回,緊緊咬住肉棒,以至于肉穴內一部分紅紅的嫩肉都被帶出來,泛著油亮的光澤暴露在空氣中。

  肉穴的主人此刻正好把頭轉過來,一張和理紗一模一樣的小臉上現在掛滿了濃厚的白濁液體,半睜的眼睛水光盈盈淫媚動人,半張的櫻桃小嘴一邊發出動人心魄的呻吟,一邊用靈巧的舌頭攪拌著口中的精液,還時不時伸出來舔食從臉上滑落的白漿。

  「哈...哈...哈...好爽...好爽...我還要...精液真...好吃...快...快...快...我要到了...快!快!!!啊!啊!啊啊啊啊!!!」伴隨著劇烈的高潮,女孩的雙手不由自主地用力揉搓起自己胸前的巨乳來...很難想象,如此嬌小的身體是如何擁有這樣一對與年齡完全不符的巨乳的,更令人更加感到驚訝的是,女孩身上還穿著一件銀華學園的女生制服,然而那件輕薄的夏季制服早已不堪重負,胸前衣襟被巨乳高高撐起,襯衫的紐扣被幾根細細的棉線緊緊地繃住,仿佛下一秒就要飛脫而去...「哈...哈...呼呼...姐...姐姐...主人...要理奈...穿了姐姐...的...制服...姐姐的制服...好小噢...理奈...理奈...都要...喘不過氣來了...啊...啊...噢...噢噢!啊...輕...輕點啊...啊...啊...」理奈口中的「主人」,此刻正愜意地半躺在另一邊的沙發上,懷中一個半裸的金發蘿莉正奮力地用自己嬌小的菊穴上下套動著「主人」怒漲的肉棒。

  金發蘿莉身上粉色紗質的公主裙被半脫到腰間,一段白得耀眼的身體暴露在房間內諸人的目光之中。

  在那粉雕玉琢般的幼體上點綴著兩顆嫣紅的櫻桃,在那櫻桃的頂端,還穿著一對銀制的乳環,小巧的乳環被殘忍地穿過蘿莉的幼嫩乳頭,襯托得微微隆起的胸乳愈加嬌艷欲滴。

  而這淫虐一幕的始作俑者仿佛還嫌不夠一般,在乳環上還掛了幾個精巧的鈴鐺,伴隨著蘿莉身體的搖動,鈴鐺也上下翻飛,發出清脆悅耳的鈴聲煞是好看。

  蘿莉那一頭耀眼的金發已經汗濕涔涔,散亂的發絲貼在紅撲撲的臉蛋上,蘿莉原本清澈的碧眼已經蒙上了一層水霧,目光無神的聚焦在遠處,連原本固定在發髻上的小王冠掉了下來都渾然不覺。

  然而哪怕意識已經接近喪失,小蘿莉仍不忘努力挺動自己的腰肢,夾緊肛穴,竭力服務「主人」的肉棒。

  「啊...啊...啊...主人好棒...主人的大肉棒要把妮婭插死了...啊...啊...啊...啊...主人加油!主人插死妮婭吧!啊啊啊啊妮婭要死了!死了啊!啊!啊!主人把妮婭艸死了!」妮婭的童音稚嫩,而內容卻又那麼淫亂不堪,散發著令人血脈賁張的魅惑氣息...這一幕讓人不禁感到驚訝,這樣一個外表純潔無暇的蘿莉,到底是怎樣變成天使與魔鬼,純潔與淫蕩的矛盾體的?伴隨著陣陣激烈的抽插,妮婭像白饅頭一般的無毛小穴被插在肛穴中的巨大肉棒從后面頂開,露出裏面鮮紅的嫩肉,在綻放的蓓蕾頂端一個同樣掛著鈴鐺的銀制小環穿在蘿莉的肉芽上,將妮婭充血敏感的肉珠強制暴露在外,每動一下,小環便扯動一下陰蒂,反復的刺激讓妮婭的小穴泛濫成災,透明的淫水混合著前一次射入的精液從小穴裏一直流到肛穴,給正在抽插的肉棒提供額外的潤滑。

  然而那肉棒實在是太大了,妮婭的肛穴褶皺已經被完全撐平到幾乎透明,仿佛下一秒就要裂開一般,而蘿莉依然毫不在意地上下套動,穿著白色絲襪的小腳毫無顧忌地叉開,配合穿著同樣質地長統手套的小手支撐住身體,每一下擡起蘿莉都幾乎將腰身挺成水平,只留龜頭卡在肛穴出口,然后再用力直坐到底,還不時前后左右旋磨一番,口中淫詞浪語不斷,務求「主人」從生理到心理上都得到最大的享受。

  此刻站在暗門出口的理紗和恭子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場景,自己的巨乳孿生妹妹正在被一個還需要墊著腳才能夠到沙發的巨根正太插穴,而學園的理事長正享受著一個穿著乳環陰蒂環的金發蘿莉的菊穴服務...理紗費力地解開自己的校服紐扣,露出衣下緊貼住全身的奇異黑色連身絲襪,再緩緩地跪下...而身邊的恭子早已脫下白大褂,翹起巨臀緩緩爬向主人的方向,雪白豐滿的軀體上被紅色細繩勾勒出一道道淫虐的溝壑...「淫奴理紗,淫奴恭子,恭迎主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