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在我寢室里的初次
在我寢室里的初次
那是一個晚上,還是在校圖書館,還是在圖書館四樓那個角落里。

我還記得當時我在寢室是楊蕊給我打的話讓我過去的,沒記錯的話當天有點下雨,不大,我們見面就開始親熱,接吻,我抱住她撫摸她全身,我的陰莖迅速的脹大,因為當天下雨吧,我們都穿了外套和長褲,我還是解開她的腰帶脫掉她的褲子,內褲,我的這些動作她沒有太反抗,于是我也脫掉了褲子內褲,露出了雄赳赳氣昂昂的肉棒,我坐下來,坐在緩臺的臺階上,把楊蕊也來過來,她背對著我抱在我的懷里,我倆的褲子都褪到了小腿部,她已經露出了臀部和陰部壓在我的身上,這個姿勢我在色情影片中看過,我的一只手在后邊摸她的胸部,另一只手扶正了肉棒,往她坐過來的臀部附近插進去,她有些掙扎,但不激烈,她也沒有我的力氣大,掙脫不了我了,就在彼此糾纏過程中,我適時的挺起了腹部,讓陰莖盡可能的找到洞口,她就像坐在我的陰莖上那樣,突然,我的肉棒有了異樣的感覺,它進入到了那個異常熟悉的環境,緊緊的、濕濕的、像是套了個環一樣,我知道我陰莖的前部(我的陰莖大概12-13厘米)已經進入了她的秘密通道,一定的,因為她的反應是不動了,不掙扎了,我就立即用這個姿勢迅速的抽插了,雙手扶住樓梯臺階,腰用力挺動,她那里很滑,很緊,我抽動了幾下很快就在她體內射精了。

  沒想到我和她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性交就這樣完成了,我也有些驚訝,我沒想到這個普通夜晚會和她如此的完成。我射完精后,她從我的身體上起來,拿紙巾擦拭了陰部,整理好了衣服,同時我也整理好了衣服坐在臺階上。她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溫柔極了對我說“怎么做這么不負責任的事呢”,我當時竟無言以對,有些悵然若失,并沒有太多得到她的喜悅,在身體上,我早就不是處男了,但在心理上,我的第一次是給的楊蕊,她是我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

  她的反應很奇妙,有些怪罪、有些失落、還有些暢然,她當時的反應有點像神雕俠侶里小龍女失身時的感覺,有點小哀怨,但是我想不明白的是,她并不是處女,因為我沒發現什么處女血,怎么會如此的在意。

  當晚發生關系后,她真就像是我的女人一樣了,對我依賴極了,甚至百依百順,粘著我,小鳥依人一般。我們回寢室的時候她挽著我的胳膊親密的像是對外宣示我是她的男人。

  我剛開始和楊蕊戀愛的時候,發生親密的動作時她喜歡咬我,咬我的胳膊,很用力的那種咬,一度把我的胳膊咬的青一塊紫一塊的,甚至咬出牙印。我當時也問過她,為什么喜歡咬我,她說沒有為什么,就是喜歡狠狠的咬。金庸小說中趙敏咬過張無忌,可能是女孩一中心理占有男孩的欲望吧。

  我還問過她,如果男生的那個東西無法勃起,或者說陽痿但是對你特別好條件也好的男生你能接受嗎?她很堅決的告訴我“不可能接受,那還是男人嗎”。

  雖然她外表很柔美可人,氣質出眾,但她的內心還是喜歡有征服感、有力量、強大的男人,大多數女人都喜歡這樣的男人吧。

  我也曾在我倆情到濃時和她說“做我老婆吧”,她躺在我懷里,嬌嗔的說“我不要做你的老婆,我要做你的小妾,男人都對小妾好”。

  我當時并不理解她的心思,過后才明白她和母親在一起的單親生活,對她的成長影響有多么巨大,渴望被愛,渴望依靠。

  我也曾問過她,如果以后我出去應酬找小姐怎么辦,她說那你要保護好自己,別染病。她那時的想法似乎也年齡不匹配。

  我也曾經問過她喜歡我什么,她說她最喜歡我的身材,還特別說喜歡我的臀部。是的,我的身材還行,身高近180,但是挺粗壯的,常年踢足球的原因,當時我也偶爾健身,俯臥撐可以一次超過100,胸肌還是可以的,這當時也是吸引她的因素。有些時候,男女之間的吸引力就是彼此原始的性誘惑,其他的都是附庸。

  她身上有體香的,特別是秀發里,不是洗發水的味道,而就是體味。我遇見的女孩中并不多,可能也不是香氣,而是特殊的體味,是女人身上特有的。我喜歡她身上的味道,每次聞到我馬上就會有生理反應,這也是她如此吸引我的原因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