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淫之魂
淫之魂
江戶城中


  「碰碰碰碰碰碰~~~~~」原本一片寧靜祥和的城市中,突然響起了巨大的爆炸聲,頓時就從四處聽到求救大叫聲。「發。。。發生什幺事了!?」「恐怖攻擊嘛!?」「哪里燒起來了!?快去通知真選組!?」「拿醬油!!快拿醬油去滅火啊!?」「救。


  。。救命阿!!我被卡在廁所里了!!」


  正當所有人都在逃命和求救時,卻沒有人發現爆炸現場附近出現了一高一矮倉皇落跑的身影。。。


  **********************************10分鐘后的萬事屋中


  一個擁有一雙死魚眼,穿著一件白色外袍和黑色內衣,以及一頭雜亂銀髮的板田銀時,此時他正雙手抱胸雙腳大開的坐在他辦公桌前面的黑色沙發上。


  而在銀時敞開的雙腳前,有一名有著一頭橘色包子頭一對水藍色的眼睛身上穿著紅色的無袖袍的幼年少女,而這名少女此時正用著她那較為生澀的技術在幫銀時口交著。


  「我說。。。神樂阿。。。」這時阿銀用一種終于受不了的語氣說道。


  「怎樣啦?」那名叫神樂的女孩擡起頭用一種很不爽的眼神和語氣回她。


  「我都說幾次啦!?口交要用舌頭!!舌頭!!你以為我的老二是冰棒啊!?你以為口交是只要重複塞進去再拔出來的動作這幺膚淺的玩意兒嘛!?」阿銀很鐵不成鋼的大聲說道。


  「我呸!嫌老娘技術不好啊!?那你去買跟哈根達斯的冰棒來示範給老娘我看啊!?問題這幺多!?而且全江戶會有那嚜難吃的冰棒媽!?」神樂聽到阿銀的話后,不爽的用力把阿銀的肉棒吐了出來。


  「什幺!?這可是在處罰你!!只不過是被委託去五星級餐廳廚房里消滅幾只外星蟑螂而已,你居然看到那些蟑螂后就把瓦斯桶舉起來丟他們!!害的我們都被誤認為是恐怖份子!!還連帶讓可憐的新八位了掩護我們離開而被抓了!!」阿銀生氣的說到最后居然還拿起了衛生紙來擦拭自己的眼角。


  「當初委託時你根本沒跟我說那些外星蟑螂張的跟人一樣大啊!?而且明明就是你一看到真選組來了之后就趁亂把新八的丟掉!!還大聲的吸引別人的注意然后趁機跑掉的!!而且!!我看到你的眼藥水了!!」**********************************此時的真選組偵訊室


  「少年阿。。。我看你就招了八,根據大江戶律法,自首是可以減刑的阿。」「就是說阿,你快招了八,我還要回去用儀式詛咒土方先生呢。」有著一頭黑髮以及銳利的眼神和嘴上叼根菸的土方十四郎,個子矮小一頭褐色頭髮臉上一臉無辜的沖田總悟,兩人正在站一張木頭桌子前,而另一邊則是手上證帶著手銬的志村新八。


  「我都說了我是無辜的啊!?都是神樂拿瓦斯桶砸外星蟑螂拉!!然后阿銀就突然拔掉我的眼鏡又在我旁邊大喊恐怖份子在這哩!!要抓去抓他們啦!!還有,不要把你們局里的事情牽扯到我身上啦!!」臉上帶著一副圓形眼鏡,本身長的一臉路人甲的新八生氣的一邊大吼一邊用力的用雙手拍打桌面。


  「喔攸?知道的這幺詳細,土方先生我看他就算不是主謀也一定是個共犯吧?」聽到新八自白的沖田轉頭對著身旁的土方說道。


  「恩。。。看來是這樣沒錯。。。志村新八。。。平常看你還挺廢才老實的,居然做出這種事,看在你姐姐的份上妳就快承認八。」聽到沖田的話土方點了點頭繼續勸著新八認罪。


  「什幺較看在我姐姐的份上塊認罪啊!?你話說顛倒了吧!?而且為什幺我是廢才啊!?」「哀。。。真是拿你沒辦法阿。」土方一邊說著一邊突然從身后拿出一碗豬排蓋飯,接著「噗滋」一聲土方用力擠了一大灌美乃滋上去。


  「吃八,這是我套制的美乃滋豬排蓋飯,吃完后你就會想要認罪了。位了讓你吃的有點趣味我還特地幫你把美乃滋幾成霜淇零的形狀喔。」說完后土方便把美乃滋豬排蓋飯放到新八面前。


  看著眼前的美乃滋豬排蓋飯新八沈默了一下子后,終于「碰」的一聲用力從下面把桌子掀起來,「誰要吃這種鬼東西啊!?阿銀神樂你們這兩個渾蛋阿!!!!!!!!!!!」**********************************回到萬事屋中


  被神樂識破伎倆的阿銀終于惱羞成怒了,「可惡啊!!因為你不知悔改所以處罰加倍!!!」隨著「咖擦」一聲,神樂發現她的雙手突然被銬了一副手銬。


  「可惡!你什幺時候變出一副手銬的!?疑!?怎嚜可能!?區區手銬我居然扯不斷!?」阿銀看著拚命想要把手銬扯斷的神樂說道「嘿嘿嘿。。。這是我從長谷川那片來的手銬,據說這是一個連夜兔一族都沒辦法〝輕易〞扯開的手銬,所以你就任命吧!!」說完后,阿銀便從后面把神樂給抱住,阿銀一手伸入神樂的衣服中輕輕的揉捏神樂那還沒有發育完全的胸部,另一手伸入了神樂的褲子中開始用手隔著內褲挑逗神樂的陰道。


  「阿。。。阿銀。。。你快把手拿出來啦!!」感到私處受到了刺激神樂哭著說道。


  但是阿銀不但不停手,反而把手直接插進了神樂的內褲開始用手摳弄神樂的陰蒂。


  「阿。。。阿阿~討厭啦!!阿銀你弄得人家好奇怪啦。。。」神樂繼續哭著說道。


  「黑嘿。。。真正的處罰現在才要開始!!」說完,阿銀把神樂的腳給扛到自己肩膀上,讓神樂的上半身稱在桌子上,如此一來阿銀就可以直接看著神樂的陰部。


  「撕撕~」阿銀用手一把把神樂的褲襠連帶著內褲給一起撕開。


  「喔?神樂你居然!」阿銀在看到神樂那潔白中一條粉紅的陰部后,立刻震驚的說不話來。


  「變態!!死戀童癖!!頹廢大叔!!阿阿~~」正當神樂趁著阿銀還沒回神一邊哭一邊罵的起勁時,阿銀突然用舌頭用力從神樂的恥丘一口氣舔到神樂的肛門口。


  「黑嘿。。。在罵阿~給妳罵阿~真是好色阿,小小年紀就這幺多水。。。那嚜就先讓妳體會一下大人的世界八。。。」阿銀在舔完后對著淚眼汪汪的神樂淫蕩的說道。。。


  「什。。。什幺大人的世界。。。??嗯嗯阿阿~~~」神樂還來不及了解阿銀的意思,阿銀就用舌頭用力的舔進神樂的陰道中,阿銀用舌頭在神樂的陰道中不規則的用力翻動,突然阿銀感覺到神樂的陰道一陣用力的收縮。


  「嗯嗯。。。阿阿阿啊!!!」「噗滋~」隨著神樂的大叫,陰道中突然用力噴出了一股水到阿銀的臉上。


  阿銀銀笑著看著全身脫力兩眼微微上翻的神樂,「嘿嘿。。。剛剛讓妳爽過了,現在該我了。」阿銀說完后就露出了他跨下的肉棒,正當他對準準備插進去時。


  「崩!!」「阿銀!神樂!你們兩個混帳豬頭王八蛋!!居然害我被抓!!疑?阿銀你們在干嘛!!!!」原本氣沖沖跑進來要算帳的新八,這時看到阿銀和神樂的姿勢以及阿銀那露出來的肉棒和神樂被撕開的屁股,大聲的說道。


  「咖啦!!」神樂的手銬應聲斷裂。。。


  **********************************「嗚嗚嗚。。。這。。。這里是哪里?」阿銀吃力的睜開眼睛疑惑的說道,『剛剛好像。。。』阿銀只記得神樂看到新八后,突然用力扯斷了手銬,哭喊了一聲「你們兩個通通給我去死!!」,阿銀就感覺到自己的臉突然被抓住然后丟出去,之后就沒有記憶了。。。


  『可。。。可惡,神樂那家伙。。。』阿銀滿肚子不爽,突然阿銀感覺到屁股底下好像又什幺東西。


  一看,居然是已經失去意識的新八。


  「新八,醒醒,快醒醒阿。」「嗚嗚嗚。。。阿。。。阿銀?」阿銀左右開功的對著新八甩巴掌一邊試圖叫醒他,皇天不負苦人心,在歷經十幾二十下的巴掌后,新八終于微微睜開了眼睛。


  「這。。。這里是?對了!阿銀根神樂剛剛是不是在」「碰!」看到恢復意識的新八先看了看四周環境確認自己在哪的阿銀,再發現新八似乎還記得剛剛的事后,阿銀十分果斷的拿起身旁的磚頭用力從新八的臉上砸下去。


  「新八,新八,醒醒。」「阿。。。阿銀?你剛剛干麻拿東西敲我!?」「碰!」「醒醒,快醒醒,新八。」「我。。。我的頭。。。阿銀你對我有仇啊!?」「碰!」「新八,開起床了太陽曬屁股了。」「阿。。。阿銀?我的頭好。。好痛阿。。。對。。對了你剛剛說的新八是誰啊?」「碰!!」「恩。。。這樣因該就差不多了。。。」阿銀在確定新八再次失去意識后,就拍了拍衣服站起來。


  「話說。。。這里是哪啊?算了先走走看八。」「恩。。。最近可能要離那之母猩猩遠一點才行了,說不準新八什幺時候會找回失去的記憶。。。」阿銀一邊賣無目的的走著一邊在心理盤算要怎樣才能讓自己脫罪。


  「糟糕!想的太入迷了,走到哪了,哇靠!不是吧!?」回過神來阿銀才發現她居然不知不覺得走到了志村道場的門口。


  「這。。。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媽?」正當阿銀準備要立刻逃走時,發現道場的門居然沒關,阿銀突然好奇的走進到場看看發生了什幺事,一進去道場他就聽到有女性的呻吟。


  「這。。。這個聲音。。。難。。。難道!那之母猩猩在!?嘿。。。嘿嘿。。。果然一個人維持生技的壓力是很大的阿。。。嘿嘿。。。」壞著色心偷偷拉開房門的阿銀,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呆了。


  房間中居然有兩個女人,房子的主人同時也事新八的姐姐志村妙此時平常喘在身上的和服上半身已經被脫掉,而她懷中此時也抱著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居然事阿妙的童年玩伴-柳生九兵衛,現在的九兵衛一改平常穿的劍客服裝,反而穿上了一件粉紅色的短裙和服腳上也套上了長統襪,平常的馬尾也由一根改為了兩根。


  此時的阿妙已經把手分別伸進了小九的的上衣里和短裙中。


  「阿。。。阿妙。。。我。。。我想。。。」被阿妙熟練的撫摸一陣子后,小九顫抖的對阿妙說道。


  「小九想要什幺啊?小九部說出來我怎嚜會知道呢?」阿妙一邊笑著對小九說道,同時加大了撫摸的力道。


  「恩~阿~就。。。就是。。。那。。。那個感覺。。。」小九心中微微氣惱阿妙故意捉弄自己,有對于高潮兩個字趕到羞恥,眼睛中微微沸起了淚光。


  「對不起啦,小九,我不該捉弄你的,別生氣,別生氣。把雙腿打開八。」看到過哭出來的小九,阿妙一邊極力安拂小九,一邊讓小九把她的腳敞開時M型。


  把腿大開后,阿妙的撫摸變的更快速,過了不久,「阿阿~~」隨著小九銷魂的呻吟,小九迎來了他今天的第一次高潮。


  看著攤在自己懷里微微喘氣的小九,阿妙輕輕的笑了一下后,臉色立刻猙獰的瞪著房門,「我說你也看夠了吧?給老娘滾出來!」「糟糕!!快溜!!」看到彷彿要刺穿自己的眼神,阿銀立刻站了起來要跑,突然「咚~~」從剛剛的房間中突然射出了一把長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的稚刀,刀子直接從阿銀的鼻樑前三公分左右飛過并且插在墻上。


  「。。。。。。」阿銀看著眼前牢牢插進墻里的刀子,沈默了一下子后,阿銀打開了房門,對著皮笑肉不笑的阿妙和在她懷里把臉蒙進阿妙胸口修的不敢見人的小九,「請問兩位有什幺吩咐?」阿銀立刻正襟跪坐一臉嚴肅的說道。


  「阿。。。阿妙。。。一定要媽。。。?」小九突然說道。


  「小九試試看嘛,反正就把這男人當作是個人型按摩棒就好了啦。」「好。。。好八。。。」「喂,人型按摩棒,給我躺下。」成功說服小九的阿秒立刻用著滿懷殺氣的眼神對阿銀說道。


  「是。。。是的!人型按摩棒已經就定位!!」阿銀為了保護自己的小命,立刻躺下來乖乖脫下褲子露出肉棒說道。


  阿妙帶著滿臉通紅的小九走道阿銀的旁邊,然后小九站到阿銀肉棒的正上方后,阿妙雙手溫柔的按在小九的肩膀上,等到小九那剛剛已經充分濕潤過的陰道跟阿銀的肉棒接觸在一起后,阿妙握住了阿銀的肉棒,讓他能準確的對準。


  「小九,可以了喔。」聽到阿秒的示意后,小九慢慢的把自己的陰道往下壓,讓阿銀的肉棒慢慢的插進去。


  「阿。。啊!好。。。好痛。。。」小九第一次讓肉棒插進自己的陰道中,才過一會就看到陰道跟肉棒的膠合的空隙中留下了一絲血液。


  看到小九有要退縮的樣子,阿妙立刻用一只手環抱住小九的身體一只手開始小九的股溝中摳弄她的肛門,而擔心小九會咬到舌頭,阿妙也用嘴牢牢吻住了小九的雙唇。


  可能是阿妙的舌頭深入了小九的口中以及非常了解小九的阿妙知道肛門才是小九最敏感的地方,兩面夾攻下帶給小九的快感漸漸覆蓋住了陰道的疼痛,小九也慢慢開始一上一下的享受痛苦過后的快感。


  『遭。。。糟糕。。。要撐不住了。。。』此時的阿銀可以說是痛苦與快樂同時享受著,快樂指的事小九的陰道可以說是非常的緊,尤其是當她慢慢壓下來時的快感再加上阿銀的眼睛一直看在兩個美女在他面前百合視覺加上觸覺的快感同時沖擊著他的大腦。痛苦則是阿銀知道一旦他忍不住設在了小九的體內,阿妙一定會。。。


  『可。。。可惡,早上從神樂那丫頭開始就一直憋著。。。快撐不住了阿。。。』「來。。。來了!!阿~~~」當阿銀拼命想著擺脫目前窘境的方法時,突然感到小九的陰道一陣抽蓄,然后便聽到小九的尖叫,肉棒感受到一股熱流逼境,阿銀終于也受不了刺激射了精。


  「辛苦了,小九。」阿妙輕輕的吻了一下小九的臉頰。


  「再來,是誰準你這人肉按摩棒把那些噁爛的白色液體射進小九純潔的體內的!?」「等。。。等等大姐我是不得,啊!!」「碰!!」**********************************「這。。。這里是哪里。。。?」阿銀一掙開雙眼,映入眼簾的就是一片亮光,「好。。。好刺眼阿。。。」「這位客官,來啦~今天有新來的小姐喔~」阿銀聽到這句話后,發現原來他就躺在吉原附近的一個不可燃垃圾回收站里。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幺事了?」阿銀一邊摸著頭一邊努力回想之前的事。


  『我今天先是跟神樂。。。然后被新八撞見。。。然后我打昏了新八。。。怎嚜突然有股發毛的感覺。。。我記得我打昏新八后我到了。。。我是到了哪里了?』阿銀努力回想自己打昏新八后到了哪里,但是月努力回想心中那股恐懼感就越重。


  『。。。我的第六感告訴我在回想下去我一定會后悔。。。算了。。。別想了。。。都來到吉原就順便逛逛八。。。』打定主意不要讓自己后悔的阿銀,從垃圾堆中站了起來開始朝吉原走去。


  「阿銀?那不是阿銀嗎?你今天怎嚜會來吉原啊??」阿銀看向了叫他的人,原來是晴太。


  「閑閑沒事干就跑來啦。。。」阿銀心虛的說到。「喔~原來是被神樂給趕出來的啊?我了解了。」晴太用一種我很了解的表情說到。


  「死小鬼,我為什幺來官你屁事啊!?」被猜中原因的阿銀腦羞成怒的低吼到。


  「好了啦,不要生氣了。今天有新的妹子喔,我等一下去跟日輪說讓你今天第一個。」「新的妹子!?」「對阿,新的妹子,還是金髮的喔~」「免費讓我第一?」「恩,是阿,免費第一。」「那還不快走。」**********************************「今天請多指教,我是新人,如有不好之處請多包含。」阿銀一打開門就看到一名有著用髮簪把前額的金髮固定在額頭上并且穿著紫色和服的藝妓地著頭跟他問好。


  「不用這幺客氣啦,反正我是免費的。」阿銀心中一邊暗爽一邊把門關上,但心里又不襟疑惑『這個場面怎嚜有點熟悉?』「是嗎?那嚜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小女子早年受過傷,請包含。」聽到對方話的阿銀關好門后就看到擡起頭來的藝妓,有著一雙灰色的細眼,額頭和左眼下方個有一道長長的刀疤,但是兩到疤痕不卻突顯出了她的那股豔麗。這個女人其實是吉原護衛隊百華的首領-月詠。


  「。。。。。。」阿銀沈默的轉過身去。


  「救人啊!!日輪!!晴太!!說好的新人妹子哩!?我要的不是月詠這個魔鬼終結者啊!?HELPME!!」阿銀不理會身后滿臉不爽的月詠,只能死命拍打的紙門想辦法跟外面求救。


  「銀時。。。你就這幺討厭我媽。。。?」


  「啊?」阿銀轉身居然看到月詠居然一改平實剛膽的樣子,反而像個清純孝女孩似的紅著眼框低下頭。


  「人家想說最近跟你添了很多麻煩。。。所以才想好好感謝你一下。。。歸人家還去跟日輪。。。嗚。。。嗚嗚。。。」隨著月詠的聲音越說越小聲,月詠的頭也越來越低。


  「這。。。你誤會了。。我只是。。。疑?」正要想辦法安撫月詠情緒的阿銀,突然感覺到腳邊踢到了東西,低頭一看,阿銀看到了四五個空的酒瓶。


  「嘻嘻。。。騙˙你˙的。」隨著月詠說出這句話阿銀立刻就看到月詠此時滿臉通紅的對著他獰笑。


  「阿哈哈哈哈!你以為老娘可能為了你犧牲這幺大嘛!?你這白癡!!」話一說完月詠立刻從身后拿出了一個空酒瓶用力的丟向阿銀。


  「噁啊!!」被酒瓶打重臉部而躺到地上的阿銀,還沒從暈眩當中回覆就看到喝醉的月詠朝他快速走過來。


  月詠一把抓起來不及反應的阿銀,「現在開始,吉原的傳統游戲-黑˙白˙配,你贏一次我脫一件衣服,我贏一次。。。你˙脫˙一˙層˙皮」「等。。。等一下這不跟上次。。。」「開始!剪刀石頭部!!」十分鐘后


  「呼。。。呼。。。呼。。。」阿銀和月詠此時都只穿著一件內褲互相對峙著。


  「呼。。。最后一次。。。」


  「呿。。。輸了阿。。。」「好。。。好險贏了。。。」這時月詠脫下了自己僅剩的內褲,然后坐到了阿銀的正前方打開雙腿。


  「那嚜來八。」


  「請問一下。。。來什幺?」阿銀一頭霧水的說到。


  「你們來吉原的目的阿。」「這。。。這個下次八。。。我。。。我還有事我先走了。」『這女人搞不好酒還沒醒。。。先走為上。』「給我站住。。。」「啊?」聽到月詠不爽的聲音,阿銀馬上就感覺到后頸被人抓住后,經過一陣天旋地轉,阿銀發現她居然已經躺到地上,然后他的肉棒居然被月詠的腳給踩住。


  「老娘都委居求全了。。。你居然還。。。算了。。。」「月。。。月詠難道妳?撕撕~~」阿銀突然感到肉棒一陣溫暖,就看到月詠用著比神樂還笨拙的技巧正幫他口交。月詠同時也把自己的陰部靠近阿銀讓兩個仁呈現六九式。


  「就。。。就今天隨你弄。。。」阿銀看著滿臉通紅的月詠,一咬牙『算了。。。被打就被打吧!』阿銀雙手用力捏住月詠白晢的屁股,用力往兩邊拉開露出褐色的肛門后,阿銀便把舌頭伸進月詠的肛門中。


  「阿阿~~阿銀。。。那。。那里很髒。。。你別。。。恩~阿~」阿銀反常的沒有根月詠回嘴反而繼續專心的用舌頭按摩月詠的肛門。


  此時的月詠已經無法繼續幫阿銀口交,只能專心為了自己的自尊心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呻吟的太大聲。


  看到月詠的樣子,阿銀把舌頭從月詠的肛門中拔了出來,然后又緊接者伸進了月詠的陰道中。


  「恩。。。阿~~~」感覺到阿銀把舌頭從肛門中拔出的月詠,本來鬆了一口氣,但因為阿銀馬上又深入陰道,讓月詠一下子忍不住終于叫了出來。月詠就在這種狀況下達到了高潮。


  不理會才剛高潮過的月詠,阿銀站起來用力把月詠的屁股臺到身前,準備好后,阿銀立刻就把他那跟碩大的肉棒用力插進月詠剛高潮過的陰道里。


  「阿阿阿啊!!!」感覺到陰道強烈的痛處,月詠大聲的喊叫,突然月詠發現阿銀的雙手用力的抓住她的胸部,并且用力的抱緊,讓月詠的背和阿銀的胸口黏在一起,同時它發現阿銀的嘴用力的吻住了她的嘴。


  最后在阿銀用力的抽差下月詠和阿銀同時達到了高潮。


  **********************************一個小時后


  阿銀緩緩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還在昏睡的月詠,「真是的。。。哪有人喝醉但是身上卻完全沒有酒味的阿。。。」一邊說阿銀一邊穿上自己的衣服和把脫下來的和服仔細的蓋到月詠身上。


  「那嚜。。。去看一下新八醒過來了沒八。。。


【完】